锦仙—拖延症患者

最近要准备月考估计会淡圈一段时间(-ι_- )

【Herc/Chuck】 Close and reseparate(靠近再分离)番外

*大概是小时候的chuck和herc的日常。(当时父子感情还没有那么别扭,真好啊)

*有私设。两个小段子,基本傻白甜

1.Close(靠近)

小chuck擦了擦脸上的巧克力糖痕迹,叼着刚才Scott叔叔给他的棒棒糖,妈妈曾警告过他晚上吃糖会长蛀牙之类的然而年幼的他没有几回听进去过。又看了看今晚打算睡在客厅沙发上的父亲。

嗯,他是被妈妈赶出来的,因为他们刚在房间里争吵了一番,最后以两人今晚分房睡收场。

chuck知道这是一年里自己为数不多能见到父亲”的时间。所以当他看见在客厅沙发上躺下的herc时便毫不犹豫地拖着自己的枕头和泰迪熊扑到他怀里。

“Daddy.......”

小家伙在上面蹭了蹭,三岁小孩的奶香味混合着淡淡的烟味让chuck莫名的安心。

Herc搓了搓他脸上的糖渍,小chuck睁大浅蓝的眼睛推搡着,只因为那双大手弄得他脸上麻麻的。

“嘿,My boy怎么了?”

chuck没有说话,扭头将棒棒糖咬碎才含含糊糊地说道。

“Daddy,我能不能和你睡?”

Chuck抓住面前男人的黑色衬衫,撒娇意味十足,可又害怕他会将自己扔回漆黑的小摇篮床上,与那些不会说话不会哄自己睡着的玩具作伴。那简直让他产生恐惧……

Herc知道这个男孩转着的蓝色眼珠里在考量什么,他知道。但是在睡觉之前chuck必须清理到他满脸黏糊糊的糖渍。

“当然可以,但……chuck你要先去脸洗干净,我们说好晚上不可以吃糖。”

“小精灵说chuck可以吃糖的。”

这是他中午在梦中的甜蜜幻想,谁也不知道这个三岁的脑袋是如何将牙精灵与糖果仙子联系在一起的。

“好了chuck,如果你不想长蛀牙的话现在就去刷牙。”

“蛀牙?像scott叔叔一样吗?”

Herc一想到那小子小时候是如何偷糖吃的就差点破功,但这可不都是小时候糖吃多了造成的。

虽然如此但为了教育chuck他还是点了点头。

“差不多。”

Chuck小声哼了声但还是照做了,一跳下沙发他就被妈妈用迎面而来的热毛巾擦了个干净。

“你们爷俩真是一个劲。”

Angela叹了口气,用毛巾又在chuck脸上擦了一圈。herc知道她还在生气,赔笑着抱起chuck去刷牙。

再回到客厅时已经是深夜了,herc第一次觉得带个孩子不容易,帮chuck刷个牙他基本只能连哄带骗,糊弄过这个虽小却展现着过分活力的小子。

黑暗中两人大眼对着小眼,思想就在此刻交汇。

“Daddy ,坐飞机是什么感觉?”

Chuck挥舞着自己手里的纸飞机,坐在herc肩上问到。Herc将他放到沙发上,以免一会这小子又要乱跑,一切收拾干净才躺上去回答他的问题。

“很晕的,但往前看的时候很漂亮。”

“是不是很高?”

“嗯。”

“那我以后也要坐战斗机!”

Herc不想打断男孩美好的幻想但还是告诉他。

“在此之前你只能做民航。”

“什么是民航?”

……

过了不知多久当满天繁星点点chuck终于趴在herc胸膛上睡着了。即使是在睡梦中男孩还是忘不了那天在悉尼上空望见的机群,驾驶员里就有他的父亲。

Herc看着他粉嫩的脸颊很想亲上去给他一个晚安吻,又怕下巴上还未清理干净的胡渣会刺到男孩娇嫩的脸颊。他的男孩,他最爱的小珍珠此刻正窝在他心脏下方,心跳微弱却快速。

在Herc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胸口处传来chuck的梦呓,Angela摇了摇头给父子两人盖上毯子。

2.Parting kiss(离别吻)

Chuck抬头看着机场穿行的人群又看了看拿着行李的herc,他马上要离开了这次不知道是几个月还是一年,反正按chuck还没形成的时间观念来说是非常久的。

久到每次回来时herc都可以直观地看出chuck的变化。

Chuck看着父母互相交代了一些事然后亲吻,和他记事以来的所有吻都不一样。两对唇瓣互相交汇然后紧紧搂住彼此似永远不想分开那般。

Chuck回忆着,平时妈妈会亲吻他的脸颊,爸爸会亲吻他的额头,最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没人会亲吻我的嘴唇呢?

差别待遇让他有些不平衡,他扯住herc的衣角无声地抗议。

“hi,darling。chuck在叫你。”

Herc松开Angela的手,蹲下来握住chuck的腰,他的男孩腮帮鼓起看起来有些不满什么。

“怎么了?baby。”

“我也要你亲我。”

“当然可以。”

但当他凑过来时的时候chuck还是推开了他。

“亲嘴巴。”

Herc终于知道是什么回事了,他的男孩还不知道这些吻的意义。

“好了,chuck听着。每个吻都是不一样的,对不一样的人有不一样的亲吻方式。妈妈是我的妻子所以我这样吻她,当你有了一个特别的人你也可以这样吻他。”

Chuck似懂非懂地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

“因为爱是不一样的,就像你喜欢吃糖也喜欢Teddy,但你不会去吃Teddy对不对。”

简单粗暴的解释方式,多年后chuck这样回忆道。男孩有些明了地点了点头,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他还是想要那个看起来不一样的吻。

“可我想要你这样吻我一下。”

他嘟着嘴看起来有些委屈却又是在撒娇。

“仅此一次,但不可以伸舌头不管对谁都不可以轻易这样做,很不卫生的。”

Chuck嘟着嘴轻轻点头,如愿以偿的男孩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吻,感觉不是特别好但不似以前那般扎人,唯一让他有些好奇的就是那里面淡淡的薄荷香,即使他一直以为那是一种糖的味道。

而后男孩舔着嘴唇问道,显然他喜欢被亲密的人亲吻的感觉。

“那我可以这样吻mom吗?就一次。”

“Sure.(当然)”

后来chuck曾用一生去理清自己与herc之间的关系,最后却把它定义为无解。他盯着抽屉里妈妈的相片自嘲地笑了。以前他是多么渴望这样的吻即使现在也是,但已经没有人会再轻易地给他一个吻了,连最简单的肢体接触也变得困难起来。

真的有一个特别的人时,想要吻到他却不似从前想的那般容易了。纠缠不清的关系如同不明意义的吻一般横在他和herc中间。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