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

这里锦仙一只杂食动物( •̀∀•́ )红色组,叶蓝本命~主食杰佣,约策,环太兄弟组!骨科重度患者(๑•ั็ω•็ั๑)~(偏年上)
混冷圈也十分开心星人(∩L∩)
门牌号:2656560193

※又名:杰克攻略人皇佣兵的一百种方法(www)

※杰佣日常向短篇(高甜)

※依然ooc+私设,自带傲娇的佣兵

※来自一个每次用奈布都会第一个被杰克逮住的人,为什么我用杰克就抓不住小佣兵!我不服啊!(其实还是蛮高兴每次都会被杰克公主抱~www)

※杰佣r18,私设ooc有

※短小的单车

※文笔极差,建议忽略某些细节

※祝食用愉快

石墨链接↓

https://shimo.im/docs/qEq3JI96TdUJlIPo

p1迷失
p2佣兵兔耳
(画风略潦草)

【Yancy/Raleigh】He came to pick me up


当raleigh从窒息的感觉中脱离出来时蓝色的天空终于包围整个世界,那个拥有一头乌黑短发的女孩正紧紧抱着他呼喊着他的名字,可脖子上越勒越紧的力气差点让他断气。

他刚刚都快看到白色的Yancy了……

“嘿,轻点……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Mako扶正Raleigh,喜极而泣地抵住他的额头再次抱住了他。生还后的喜悦以及失去亲人的悲伤印刻在了两人脑海中,永不遗忘。

可Raleigh觉得从虫洞出来后自己的心跳每一秒都在减弱,虽然表面上医生什么也检查不出来,可他们至少能断定这是异世界的病毒感染,不久后伴随着剧烈的咳嗽,血迹渐渐在嘴角淌下。

医院里的白色灯光晃得他的头更加晕,他感觉到手上有种力量揪住他紧紧不放开,却已抓不住他的灵魂。

医院里嘈杂着慌忙的医生和焦急的Mako,看着那个女孩,Raleigh如释重负他的任务终于完成了,自从决定回到PPDC的那天他就没想过会活着。

某种意义上来说Raleigh Becket已经和他的哥哥死在了阿拉斯加战役中,只不过Yancy给了他一个温柔的束缚将他留在了世上而现在这个与哥哥分开过久的小子要去找哥哥了。

Raleigh缓缓闭上双眼,脑中的记忆零散地在天上飘荡,他伸手想去抚摸谁模糊的面孔然而下一秒全部都变成了泡影,最后他被定格在他们以前的学校的雪地上。

“嘿!kid~”

熟习的声音从某处传来,Raleigh立马从雪地里跳起来,一个人从行人的遮挡中露出来。风雪在两个人之间飘个不停,稍大的男孩温柔的笑容印在Raleigh的的瞳孔中,Yancy正站在门口向他招手。

Raleigh看着这个他爱着同时也爱着他的男孩眼眶中积攒了很久的眼泪在眼角映出光亮,他向哥哥飞奔过去搂住Yancy的的腰,带着哭腔小声呢喃“你终于来接我了……”

Yancy和以前一样揉了揉那个金色的漩涡。
“小鬼多大了?又哭鼻子了哦。”

“Yancy,你个混蛋丢我在那里那么久!”

“好嘛好嘛,我们回家吧。”

稍小的孩子点了点头,Yancy牵起Raleigh的手拉着他在一片白雪皑皑中消失。

而另一个世界心跳仪上已经被上帝画上了永久的横线,然而没有人会知道那个孩子已经和哥哥一起回家了。
————————

刀子够多了先来几颗糖再说( •̀∀•́ )——(请不要在意我极差的文笔(ಥ_ಥ))

棒棒糖paly

如果说作为一小孩来说最糟心的事莫过于看着自家哥哥吃糖,而raleigh却因为长了蛀牙而被父母下令不许吃糖,起码对于正用一种哪个四岁小鬼都会的星星眼特技盯着哥哥的raleigh来说是这样。

Yancy无奈地摇了摇头,舌尖再次从薄荷味的糖果上舔过。

“Rals既然妈妈说了,我就不会再包庇你了。”

“Yance~就一口!”

好吧,Yancy承认他确实招架不住这个撒娇的小家伙了。

“好吧,就给你舔几口。前提是你不建议上面的口水。”
“啊呜~”

然而raleigh一点都不建议上面晶亮的口水直接将棒棒糖含入口中,薄荷丝丝的凉意与糖清香的甜味慢慢化开,raleigh的两腮被一口糖塞得满满的,露出一脸幸福的笑容。

哦天呐!Yancy看着弟弟内心在呐喊,他可爱的笑容就快将他甜化了。有时觉得小家伙跟个跟屁虫一样挺烦的,有时却又因为看见他独自一人找不到自己的可怜模样而心疼……

阳光下较大的孩子扯着棒棒糖的棍子轻轻将那张含着糖的脸拉进,慢慢地贴了上去就像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一样。

Yancy将糖棍歪向一边将舌头伸入了小raleigh的口中和他一起舔着那颗丝甜的糖果,raleigh却只是在喉咙里轻声笑着,因为这感觉让他莫名有些痒。

后来Yancy才意识到raleigh嘴中的糖一直是最甜的,同时他的弟弟也这么想。但是幼小的他们都不知道,在那一瞬间的双唇触碰时他们的初吻已经献给了彼此。

【约策】黑暗之物(楔子)

#特工魅影x威尼斯#
#设定:恶魔特工守约,堕天使玄策  长城守卫军全员魔化
守约的新皮肤莫名带感啊!脑补了语音很久,想写一篇魔界设定的,不过我码字慢大概会拖很久……(nigou)
——————

昏暗的城邦下,白色的阴影渐渐被抹去露出它本来的样子,钟楼上的小丑挥舞着飞镰笑得放荡,“狂欢之夜要开始了哦~”

飞镰跟着手臂的动作不停在空中划旋,而那人的眼睛却一直盯着这黑暗之中唯一发光的东西——恶魔宝石。

即使是被黑暗和城墙笼罩也很难盖住它的光辉。

对于身为堕天使的百里玄策这东西曾一度是它最渴望的东西,现在也一样。不过这并不是他身为天使却甘愿堕落下黑暗的原因。

“好戏开场了~”

百里玄策快速跳到了城堡下的屋檐上,飞镰擦过一个恶魔的胸口并将他直接碾碎。这里对恶魔宝石垂涎的人可不止他一个,当然他百里玄策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拿不到的说法。

恶魔在这里到处都是,天上的女巫被称为最黑暗的执法者。

百里玄策邪笑着轻轻舔到刀刃上的血迹红色的眼睛里散发着红色的光,他狂笑着飞快地在一片十字架上蹿下跳。终于古堡的紫色光芒笼罩了一片漆黑,顶端奇异的光芒告诉他这些天在黑暗中打着转的寻找没有白费。

百里玄策最后落在古堡前铁骑士的胳膊上先是略显妖媚地勾住他的脖子坐在他臂上。下一秒沾血的头盔落在楼梯上。“他们以为这些傀儡就能拦住我吗?”

百里玄策认得出来这是花木兰戏弄他的把戏,刚刚沾血的头盔立马变成了被十字架绑着的木桩。

“看来现在女巫的魔法越来越像骗小孩子的魔术了啊~”他嘲讽一笑,无奈地摊摊手。大摇大摆地走进古堡,自傲的小狼已经摆出胜利的姿态了。

然而却忽略了一直在某个角落瞄准他的枪口……
百里玄策回身看了看大门他还真没想过那么容易就被放进来,会不会是魔物特工的陷阱?

不过他不打算再这样慢吞吞地耗下去了,这里的蔷薇香未免有些刺鼻。
他飞身踏过古堡的灯塔,坐到上面的窗口看了看,之后一路沿着窗台路来到古堡的第三阶。

这时底下的枪声终于从不远处传来,伴随着蝙蝠和浓烈的蔷薇香味。百里玄策迅速侧过身却还是感觉到什么从自己的脸庞划过,那物将墙壁打穿了一个洞。

百里玄策身体后倾从窗台上跳进了古堡中,想就此在这避一避,却正好落在了特工的枪口上。

那把略有些熟悉的枪口此时正抵着他心脏的位置,持枪的人的面孔他看不太真切。那人微微抬头,熟悉的面孔让他有些震惊。不禁脱口而出一声“哥哥……”

他终于找到这个抛弃他的人了,而对方却冰冷的说道“已经不记得自己有任何亲人了……”

他皱着眉扶了扶额,似乎什么也记得了。

百里玄策愣在了原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人,他甘愿堕落到魔界找他就为了换回他这一句“不记得了吗”?

“哥哥,那你和我的约定呢?”
“小子我和你约定过什么吗?”

对方显得如此云淡风轻对他的眼神冰冷地就像一个即将杀死他的杀手,不明明就是好吗!
明晃晃的枪口被照出银色的光刺着百里玄策的眼睛。飞镰却已经麻木了……
 
Tbc

【约策】占有

#大概是一辆约策的自行车,ooc有各位注意避雷就好( ̄▽ ̄)
以下链接
https://m.weibo.cn/6173161380/4210964704863902

【Yancy/Raleigh】寒冬


2003年

阿拉斯加的冬天总是那么冷,昼夜的温差很大但对于某个好动的“金毛”来说还真的不算什么,哪怕一出门他就会被冻得两腮彤红,也要将自己的哥哥拖出家门。
“嗨!Yan~cy!”
比哥哥矮了两个头的五岁小鬼摇着哥哥的袖子跺着脚。
“Yancy外面下雪了我们出去玩雪嘛!”
然而较大的男孩打着哈欠站在门口一副没睡够的样子。捏了捏弟弟红红的鼻子说道。
“外面那么冷出去干嘛,真是个小傻瓜!”
“我才不傻!”
Raleigh吸了吸鼻子一边撒娇站在门口被冷风吹得哆嗦。Yancy见他这幅模样也终是被他逗乐了,嘴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好吧好吧,那你待会可别说太冷了想回家啊。”
Raleigh点点头接过妈妈递来的围巾,耐不住好奇心的孩子第一个冲在前面,却被寒风吹得一抖一抖的,连牵着Yancy的手也在颤抖。
Yancy见他这样也是实在看不下去了,轻笑着打开大衣拥住Raleigh的身躯,搓了搓他冰冷的双手。
小小的男孩回身抱住了哥哥在他暖和的毛衣上蹭了蹭,发出小猫一样的“呼噜”声享受着来自哥哥的冬日温暖,最后两个人欢笑着倒在雪中。
“Kidoo~”
Yancy故意拖长音唤他,Raleigh趴在Yancy胸口上贴着他胸腔的动作显得越发亲密,听着从底下传来的有力心跳。
他们在雪地中翻滚快乐得如同两个精灵,直到中午被妈妈叫回家。

2013年
往日热闹的房子一下子冷清了许多,母亲的离世父亲和妹妹的离开让他们的世界崩塌了一半。一个月前侵略者的登路让本就喧闹的大街更加嘈杂,这个冬天寒冷了许多。前几天Yancy刚刚过了十八岁生日,没有蛋糕和父母的祝福草草地过去了他人生中唯一一次成年礼。即使是往常不会做饭的Raleigh头一次为他做饭,但他仍然高兴不起来。看看这个只有十五岁的孩子除了他自己还有什么呢?Yancy暗自想。
那一晚上兄弟俩都睡不着,Raleigh抱着枕头拍了拍头上的床板。
“Yancy你睡着了吗?”
“没有。”
“Yancy我好冷,今晚我能不能去和你一起睡?”
yancy“嗯”了声,接过下面Raleigh递过来的枕头,往里面退了退。Raleigh掀开被子挤进上铺狭小的空间中,他们两的腿只能交错着放。Yancy能感受到他颤抖的身体,放在枕边的右手上贴着大大小小的创口贴,这些伤口是早上给他做饭时留下的。
Raleigh不由往里面靠了靠抱住Yancy,他强忍着悲伤挤出一个没心没肺的微笑像是在自我安慰也像是在安慰他。
“没事,你还有我啊。你不会丢下我的对吧?”
Yancy像往常一样揉了揉那一头软软的金发。至少他们还有彼此,他不知道如果Raleigh也离开他他还剩什么。
“阿拉斯加的冬天那么冷我怎么可能丢下你?到时候你和谁蹭被窝啊?好了睡吧。”
Raleigh笑了笑环住他的手又收紧了些,他喜欢贴在Yancy胸口的感觉这是他唯一的安全感了。

2018年

Raleigh和Yancy坐在酒吧门口吹着西北风,这该死的风吹得Raleigh还真有些冷,他打开一瓶啤酒就开始往下灌。
“嗨,混小子给我一瓶!”
“烦死了自己拿!”
Yancy从他身边拿起一瓶啤酒就这样陪他喝,他们两个都没有说一句话。刚才是两个人第一次为了一个女孩打架,其实Raleigh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女孩但他知道当他看到Yancy接近naomi时他很气愤,他不知道这感情源于什么,酒精的刺激下他就和Yancy动了手。
Yancy回眼看了看弟弟肿起的右脸,他不经常和Raleigh打架但这次他却如此冲动,现在他突然有些后悔刚才下手重了。该死的!
对于naomi其实他也只是出于对她的好奇,这几年他完全没有怎么接触过女人,如果只是一见钟情对于他Yancy Becket来说还真未必是喜欢。
“嗨Kid?”
“干嘛!”
“你真的喜欢那个女孩吗?”
Raleigh低下头静了静,没什么底气地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见你接近她就非常生气,我……”
他欲言又止再次给自己灌下半瓶啤酒。
“所以你是喜欢她还是喜欢我?”
Raleigh听到后半句后心中一震之后在心中衡量了一下得出答案。
“好像……是你。”
对感情略显青稚的他带着酒气开口,他认为自己喝醉了才会得出这种答案而Yancy则觉得这是酒后失言的表现,简单地一笑带过之后他拽住Raleigh的衣领贴了贴他被冷风吹得冰冷的脸颊;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Raleigh瞬间瞪大了眼睛却不能拒绝也不想拒绝,为什么他不把Yancy推开呢?
一吻结束Raleigh脸颊微红不知道是给酒气熏的还是因为刚才男人的动作。
Raleigh觉得自己完了,上帝!他竟然对Yancy给予自己的一个吻有了感觉。
“Kid现在能给我答案了吗?”
Yancy略带着些邪气地微笑问他。
“我……喜欢你。”
“是爱才对。”
Yancy纠正道,对于和他同感了那么多次的人来说Raleigh的想法感觉他现在都能摸透了,难道他不明白他刚才是什么感觉吗?
只是不得不说自从他们拥有这层关系后通感倒也增强了不少。

2021年阿拉斯加之战后的第二年

Raleigh一个人坐在阿拉斯加滩上看着海波荡漾的海面,他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这样迷茫地看着空空的海面等待着一个根本不会出现的人回来,但也只是每天这样傻傻地等着。明明知道Yancy早已不在了,却扔这样固执地认为他肯定还在。
每次当他梦见Yancy回忆起那过往的每一个画面,当凌晨到来这个朦胧的梦醒来时却也只能看见一个空房和记忆中失去“心”的Gips Danger 。
就像现在空荡的海面上也只剩自己一样,想和他一起迎来春天却被一直留在了2月的那个寒冬中。

情人节的狗粮

情人节狗粮
过情人节怎么能少了狗粮呢( •̀∀•́ )【欢脱】大家情人节快乐~
狗粮成分:云亮  铠陵  约策   狄芳
各种梗注意避雷(๑•ั็ω•็ั๑)

1.
自那桃树下邂逅某位仙君后少年将军便一直对他念念不忘。睁眼闭眼见只剩灼灼桃花自他身边落下的美妙场景,眼下久经沙场的将军竟也不知该如何向他表明心意。
赵云渐渐望向繁华的窗外,情人节这天街上总是如此热闹,视线周转间不一会停留在了某个被挂在树梢上的红色绣球上。
一日仙君在桃树上把玩着一对红线丝剪刀在一旁咔哧作响时,他总算注意到了旁边枝干上被一条蓝色发带系着的绣球。
纸下一句简单的情话却勾起了他心中的阵阵涟漪。
诸葛亮轻柔地抚了抚那对红线丝,将剪刀扔得老远,口中喃喃着什么。
“看来本君和他的情分终是无法剪断啊。罢了,一切随它去吧。”

2.
高长恭一直认为铠在感情问题上可以算得上十分地木了,然而这次也再度刷新了他对这一点的认识。
情人节这天他看着街道上如同作秀的男女们厌烦不已,所以早早睡下。心里却把某个他喜欢着的人骂了个遍。
然而正当他去了外衣睡意渐浓时,突然被某个巨大的力量抱起夹在了什么地方。当他露出睁开眼时才看清他的恋人正以一个非常尴尬的姿势抱着他在城墙上不停穿梭。
“喂!放我下来!”
“嗯?”
铠又看了他一眼不再理会,手下又缩紧了些。
“混蛋!”
高长恭就这样穿着单薄的衣衫一路颠簸着,直到被他抱到了最高的城楼顶上。
两人坐着未言片语,一开始高长恭坐在和他离得很远的地方,可城墙高深且风又大他也没穿几件衣服不由地向一旁的铠越靠越近。向从他那获取到一丝丝暖意。
高长恭这才明白过来这小子就是故意的!才带他来这种二月天里风最大的地方!以前一直以为他对于情感根本就是一片空白何曾想反到被他套路了。
铠瞟了他一眼,目光柔和地落在他单薄的身上,拉着他的手让他坐在自己前面,一双大手从后面紧紧抱住了他。
高长恭一阵面红耳赤,堪比天上绚烂彤红的烟火。过了一会开口他开口道。
“你带我来这里究竟想干嘛?”
“看烟花。”
明明这几个字可以说得很有情趣从他口中说出却像欠了他几百万银子一样。
高长恭冷哼一声想说他点什么,可不一会就被他挑起下巴往后送去,两片唇瓣厮磨在一起纠缠着,高长恭几次想咬他却被他深入的舌头弄得软了身子,反抗不得唯有接受这炽热的一吻。
松嘴后面前的人早已倒在了铠的怀中喘着粗气,眼神朦胧地看着在烟火,受起了杀气的他倒显得文雅了不少。
铠在后面把玩着他的头发,终于在他的发上悄悄别上了一枚花针。

3.
“哥哥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就算是情人节这也不是你不吃蔬菜的理由。”
玄策嫌弃地看了看青绿的蔬菜,张口要哥哥喂他,守约也甚是无奈有这么个任性的弟弟真是让他不知该怎么教育。
只好一勺一勺地将蔬菜给他喂进去。
当然到最后这小家伙没吃几口就拉着他跑到了大街上。
“玄策你要带我去哪?”
“过情人节啊~”
跑在前面的少年露出笑容,一路拉着他到许愿树下。也不知是谁告诉他的每年在树下许下一个心愿便会实现。
两人将写有关键词的福条抛到树上。玄策突然抱住了守约一脸坏笑地问。
“哥哥刚才许了什么愿望?”
“小傻瓜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哥哥告诉我嘛,哥哥~”
可任凭玄策怎么在他怀里乱蹭他皆是笑着揉着他后脑勺的红发,没有说出一点。最后玄策被他气呼呼地抱回家继续面对蔬菜。
玄策一直没知道守约在上面写了“约定”二字,这是守约对他的约定,这会一直持续下去。

4.
新的一年李元芳又没有拿到他的年末奖金,对于狄仁杰克扣员工奖金这一事件向上面投诉多少次也没有用……
所以这次李元芳干脆不打算询问他了直接到他的办公室拿!工!资!因为狄仁杰不发工资给他他现在连糖葫芦都买不起了好吗?
然而这场去上司办公室盗窃工资肯定不会一帆风顺,某个角度来说他已经失败了。因为他威风凛凛的狄大人此刻正在门外看着某只在他桌面乱翻的小耗子。
“哈哈哈,大人你桌子乱了我给你清理一下。”
“哦,是吗?”
然而狄仁杰眼睛里流露出了“我已经看穿一切”。
李云芳觉得三十六计走为上正想从大门马上遛走,凭他矮小的身躯应该没问题。
可还是被某人伸出的脚绊了个咧阶,跌跌撞撞地撞了上去。
狄仁杰扶住他,哼小笑几声道。
“想要工资?那你可以搜身啊,就在我身上。”
李云芳敢肯定这次是他要工资最失败的一次,因为他的狄大人手已经不知往哪里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