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拖延症患者

开学低产中(*´﹃`*)好想吃ds和jajp啊!!!

【Yancy/Raleigh】Hair

※Yancy一直怀念高中时Raleigh微长的卷发。
※有Yancy对Raleigh的求婚暗示。注意:会有ooc。设定Yancy弟控属性强大。
※他们不属于我。引用片尾的一句话:他们从不害怕,因为他们拥有彼此。

在Yancy的一小段回忆里他的弟弟有着金黄色的卷发,微长的发尾直至脖颈。那是他除了女孩们的之外最喜欢的头发,让他眼前一亮的发色。当Raleigh被阳光照射时,发丝会微微透出明亮的闪光,像极了以前他们一起去加州看过的向日葵,高大又充满活力总是让这个男孩看起来很傻很可爱。即使他的哥哥明白:这小子平时是如何展现着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和顶着那头卷发捣蛋的。

Yancy喜欢走在Raleigh身后,不仅仅是因为小时候能更好地保护Rals养成的习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可以一路看着这个大男孩后脑勺的卷发在太阳光下渐渐明暗分明,轮廓清晰。
令他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从后面伸手触摸那群金色的“绒球花”。从侧面看着从小与自己心系的男孩一天天从青雉到成熟,熟悉的面颊渐渐勾勒出与自己一样的轮廓往往是一件很有意境的事。

至少Yancy这样觉得的。

Raleigh总会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时不时回头望一下走在后面的哥哥。有时候这个动作甚至毫不经意,然后他会对着Yancy放肆一笑。头发随着扭头的刹那翘起。

“嗨bor,你太慢了!”

Raleigh向后方喊道,手插在口袋里。蓝莹莹的眼瞳望向身后。Yancy则耸了耸肩无奈地抬头,目光对上他的瞬间又是那张略显稚嫩的脸和微乱的金发。

Oh,angel!(哦,天使!)

Yancy在心里感叹。

说真的Yancy becket一直认为看着自己弟弟粉嫩的脸颊就想再像小时候那样亲上去是一件有些过时的事。可他总是会在某些情不自禁的时候揪住Raleig的金发狠狠吻上去。

即使就在刚才他才目睹了他家长大的小伙子正被一个女孩揪着头发深情地吻着,那姑娘还一点也不知道他正在吻的对象有多讨厌外人揪紧他的头发。当时Yancy看着对方吃瘪的模样差点没在窗口笑出来。

这也让Yancy想起Raleigh小时候问过他的一个问题:“是不是有一头金色长发的都是新娘?”一个充满孩子气息的问题……

三岁的Raleigh拿着故事书用他的puppy eyes盯着六岁的他。Yancy则不假思索地向弟弟点了点头,很显然两个没多大的小鬼在这一点上马上达成了共识,并一致认为班里的某个女孩已经是新娘了。

蠢得可爱,Yancy在心里补上。没准Raleigh的头发再长些也许会被某些傻乎乎的小鬼认作“新娘候选人”。

至此那次放学后Yancy也真就吻了Raleigh,这会是他进入青春期以来的第一个吻。之后亲完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Yancy扔下一句“只是拿你练练吻技”当作理由,却根本没在意早已耳根发红的Raleigh。

后来他们加入了猎人学园,为了方便同时也为了凸显自己已经长大独立的Raleigh,心一横利落地将那些多余的长发尽数剪了。

起初看着这样的Raleigh他还有些不习惯到了,再后来他们两人入选了便也忙得恨不得一天拆成两天用,Yancy就没太在意,慢慢也习惯了。

现在他摸着弟弟的短发,与自己同样的金黄色头发变得清爽了许多也扎手了许多。两人坐在训练场外围的长椅上,Raleigh正靠在Yancy的肩头,一脸脱水后的疲倦样。短发乱蓬蓬的,几搓头发翘起在Yancy脖子上磨蹭。这种情况一般很少也只限于接受了一上午的高强度体能训练的Raleigh。

“感觉怎么样?”

Yancy关切地问他,手指拨弄着他的发梢。将他头顶及肩头的落叶全部拍去。靠在他肩上的人有气无力地动了动,从舌尖勉强挤出一句话。

“累……让我靠一下。”

Yancy心疼地看着他的侧脸已经粗糙了许多,一道粉红色的伤疤仍然突兀地印在脸上。他开始怀疑加入猎人学园是不是一个有利于Raleigh的最佳选择,显然这只是他们承诺过一个赌注,没有其余的理由。

“Raleigh……想过退出吗?”

Yancy轻声问他。有些懦弱的想法,却又现实。也许他们不适合这里,但只要Raleigh想他现在就可以带着他离开。哪怕会被人称作“逃兵”。

Raleigh抬起头看着Yancy深蓝色的瞳孔,他的兄长总是在权衡着一切,想着“值不值”的烂大人们的成熟问题。Raleigh叹了口气而后坚定地说:

“不,Yancy我不想退出。既然他们选择了我们,Gypsy选择了我们,我们就不可能退出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如果我们走了还是会有人死去,我不想活在这种侥幸存活阴影下。Yancy……我在你旁边,一直在你左边。不是单纯地被你照顾了。我要与你并肩,我想我也有资格去爱你。”

“你有,你一直有,Rals……”

Yancy喉咙里哽了一下,他除了Raleigh已经没有家人了。Raleigh becket 待在哪Yancy becket就会跟在哪,这是他自小对妈妈的承诺。即使这个男孩会成熟,不再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Rals,不再需要在他受伤的时候抱着他,Yancy也会一直爱着他支持他。

“但也许下次我能稍微向Stacker刷刷赖。”

Raleigh慵懒地说,露出一个微笑。和以前并无什么不同。他一直都是这个在激励着Yancy,第一次与人打架时是,高中学时橄榄球比赛是,后来大房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时是,现在亦是。

Yancy轻轻抚摸着他的伤口。

“好了,已经结巴了。”

Raleigh摆出一副满不在意,即使这道伤疤已经是第二次被印在相同的位置。

从前班上的同学嘲笑Raleigh侧脸上的某处伤疤时,Yancy总是会揉乱Raleigh微长的头发,用微长的发尾遮挡住那道朱红的印记。然后在放学的时候带着Raleigh一起以暴制暴以牙还牙。

可现在他已经失去了用头发挡住伤口的机会。

Yancy在心里暗想:等到战争结束一定要让Raleigh把头发留回来。到时候也许他还有机会准备一个头纱披在Raleigh头上。那一刻应该会更好……设想一下战争结束:他们会给彼此一个名义,然后平淡地过完一生。就算他们都信becket那有如何?他们相爱甚至超过“爱”这个字,这样也就足够了。

Raleigh像是能洞察Yancy内心的一切似的,没准也真是这样,反正他抓住Yancy停在自己脸上的手,笑得柔和。像只大型金毛犬下一秒就要往最亲近的人身上扑。

待温暖的阳光暂时退去天边只剩下温柔的淡蓝色,凉爽的微风吹着绿叶“飒飒”作响,散落下的几片遮挡射线。两个人吻在彼此的唇上,火热而坚定。他们从不害怕,因为他们拥有彼此。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