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拖延症患者

开学低产中(*´﹃`*)好想吃ds和jajp啊!!!

【兄弟组和父子组】默契感(三)

*注意避雷,这章半肉。(脑内还是接受不了全肉向的)想了想如果兄弟组或是父子组出现了类似爱情的感情应该会是半个柏拉图式。

*注意ooc什么的肯定有。

*关键词“灵肉结合”,主要探讨一下这种模式在两对cp上的实用性。之后发现自己渐渐离题.....

 

 

 

 

 

yancy/raleigh

 

 

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发生在raleigh青春期的时候,对情感还不甚明了的两个男孩在柔软的大床上扭在一块,双腿不停地在对方身上磨蹭直到对方的肌肤在火热下透出嫣红。

在短暂的四目相对后又重回迷离的快感,有愧疚的感觉还掺杂着思维的麻木。Yancy不知如何描述这个称不上正常地举动,他也明白这不该在自己与raleigh当中发生,但此时他生理的需求已经没过了正在缓慢运行的理智。

“yancy,这很奇怪。我们......”

Raleigh不敢想象如果爸妈还在的话会如何面对他们的这种行为。他不能解释为什么,也许是对彼此的需要又或许是别的什么。

管他呢,他只想舒服一些。

年长的青年的手划过他的后劲,两张脸靠的太近以至于模糊了视觉,大脑中一片迷茫。Raleigh现在只想让眼前的人继续触摸他,而只是触摸。

“你知道我们现在都忍不了。”就像已经越轨的火车无法从理智的铁轨边缘被拽回来一样。

两双手不停地在对方身下套牢,这已经是他们可以想得到对接近零的距离。变质的情感与异于常人的举动总会像火上浇油一样给raleigh一种莫名的好奇感,越是这样越是想要靠近。尽管这种想法会被人唾弃,好在对于他与yancy来说能接受。两具身躯紧靠的感觉原来也能如此特别。

谁也不会想到这场根本称不上性爱的互慰也曾在两人脑中播放过无数次,到了后来他们更愿意到酒吧找些乐子,或是随着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在某个舞池中磨蹭身体。但怪兽入侵可不会让他们每次都能享受这样的狂欢。

他们加入了猎人学园,并首次在学员课题上看到灵肉结合通感模式。其实在进入猎人学园前yancy就听说过这种通过灵肉结合来提高通感的方式,脑内首先浮现的是小时候与raleigh互慰时的场面,小自己三岁的男孩微微泛起浅红的肌肤又在他眼前乱晃。

Yancy不知道raleigh有没有这种感觉,好像他们已经是一对默契十足的“lover”(情侣)一样。最后他只能把这种感情归咎于自己对raleigh独特的情感,并以为这不会超过亲情的范畴内。毕竟在

Yancy Becket的生活中除了raleigh从没有过和他靠得如此近的人,近到形影不离。

如此想着yancy走神了半分钟,完全没有听到旁边的弟弟在小声地叫他。

“嘿,yancy,yancy!”

“啊?

Yancy被从如同春梦一般的画面中拉了回来,终于回了声。“啊,干嘛?”

“你可不经常走神啊。”说着raleigh在他额头上摸了一把,不热。

“还不是被你闹的,我可还记得你今早是如何将你老哥拖起来的。”

Yancy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听到这个Raleigh立马露出了狡猾的微笑。

“睡美人式起床吻。”

Yancy看着他快眯成一条线的蔚蓝色眸子又陷进了他那还略显青雉的笑脸中,不可否认在他眼中raleigh总是这样可爱到让他想在那张脸上掐上一把。看来小时候经常做的事放到现在也不一定是过时的。

“得了吧,这可比学校的上课铃‘还管用’。下次少来。”yancy说道。

“其实,他们说的并不是很难吧。”

“通感?”

“嗯哼~”

Raleigh点了点头,这次他的笑容让yancy有些琢磨不透。

“小子这可没有你脑内想象中的简单。”

“管他呢,我爱你也相信你不是吗?”

我爱你......这三个字与灵肉结合最终成为了yancy becket思索了一晚上的话题。

但最终实验表明“我爱你”要比灵肉结合更能让raleigh找到归属感,他们并不需要次次都带着黏糊糊的身体粘在对方身上不是吗。所以在通感后第无数次被对方激起的朦胧感情迫使yancy打算就此试探试探raleigh。

此时站在他俩面前的女孩就是很好的实验对象,然而对这个女孩来说她想要的只是一个幻想中的机甲驾驶员而已,是不是Beckett 兄弟对她来说根本无所谓很,显然yancy已经看出了这点。

“raleigh我想我们该走了,明天还要训练。”

Raleigh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着旁边的美女将电话现在自己手上,yancy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早已经过了对这种类型的女孩感兴趣的年纪。

而raleigh则还一遍遍地炫耀着,时不时看看手上黑色的字体,即使raleigh不确定那女孩是不是像他想象中的和自己这般那般的来电,他也要试试看......

说实话这很不爽,yancy暗想。这让一向理智冷静的他忘了思考让自己不爽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然而现实完全超过了他的预期。

“没有控制好变量的实验。”

Yancy突然想到这个,他一个人站在阿拉斯加海岸边自言自语道,即使海岸边现在已经变成了沙滩坟墓般地存在。但比起刚才失准的感觉一个人在这吹冷风显然更好受些,他能感受到raleigh的痛心,但为了确定自己和raleigh之间的感情他有必要这样做,这也关乎今后他们两能不能直面彼此的内心。

于是yancy凭着直觉来到酒吧找raleigh,可当他还没解释完raleigh就已经用拳头告诉他,他这次玩的有多过火。至此一场看似因为nomi的打斗逐渐吸引了周边人的围观。在血腥味与疼痛中两人也终于被酒保撵出了酒吧。

深夜阿拉斯加海岸,他弟弟拽着他的衣服再次将他狠狠摔在沙滩上。Raleigh的双腿禁不住地颤抖,疼痛压得他喘不过气最终整个身体倒在yancy身上,粗糙的沙粒沾了两人一身。

这次困扰了yancy很久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够了,你到底想要明白什么?啊?”

“kid,你知道我们......”

没等yancy说完raleigh失声力竭地重复。

“我说过我爱你......我爱你,yancy。你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吗?你还想试探什么?”这完全不需要什么试探和实践来表明.

终于......一切明了,就像这夜空撕开云尘得见漫天繁星一般璀璨。年长的青年抚摸着身上那绒毛般柔软的金发。给出了他一直没敢说出口的回应。

“I love you too.”

至此yancy想明白了一件事,他和raleigh自始至终其实并不需要任何肉体的纠缠来维持一段亲密关系,也许这一切都因欲望产生,但比起这个他更愿意享受每个清晨raleigh送到唇边的吻。

 

兄弟组小剧场

 

Raleigh:所以你为什么不和我做。

Yancy:懒得做。(之后再次倒在床上,变成睡神yancy)

Raleigh:喂!懒虫先起来好吗?我们还有训练啊!

 

 

Herc/Chuck

 

第一次了解到这个词的时候chuck正在喝牛奶,当他翻阅到ppdc学员人手一本的通感训练须知第65页时他真的将满满一口奶水喷在了桌子上。

不得不说心理研究人员真是绞尽脑汁地使每个驾驶员都能做到通感顺利,不然他就不会一大清早捧着这本书最后看到让他震惊的几个字--灵肉结合!

也许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还有没成年的驾驶员吧。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家老头子正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儿子,并且不知道chuck的脑内早已浮现出了青春期少年都会有所幻想的事,而herc就是那个幻想对象。

这是他们父子两所剩不多的相处时间,他想尽可能地多和chuck说说话,哪怕只是表达在chuck看来完全不需要的关心。

“chuc怎么了?”

Chuck慌慌张张地用旁边的抹布清理了桌子,而后又恢复到了往日嚣张的模样却还是掩盖不了眼神中的遮遮掩掩与脸颊奇怪的绯红。

“没事,不用你管。去上你的班吧,老头子。”

Herc叹了口气,青春期的小子确实需要更多私人空间。这样想着,Angela已经离世五年了......

五年来他做出了太多的选择,当回头再看chuck一眼的时候曾经躲在他怀中哭泣的男孩如今已经成长到快能够站在自己左侧的驾驶位上了。

“怎么?老头子你还傻看什么?今天不是要开会吗?”chuck催促道。

Herc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出门之前还不忘警告他。

“下次不要叫我老头子。我记得我有告诉你‘old man’是什么意思。”

Chuck转过身去哼了一声继续盯着那一页纸,至于为什么要急着转身那是因为镜子中的他脸颊上已经泛起了可疑的红色。他盯着白色的墙角发了好一会呆还是没能让脑中运转的火热冷静下来。他从来不敢否认自己嘴上抵抗父亲却在内心仍然留了很大一片空白等待他填满这件事。

Max在他脚边睡得正熟,然而这傻家伙还不知道自己主人现在到底有多心猿意马。

Chuck回到了卧室,一股热流让他不自觉地倒在床上。被单上面还残存着herc的气味,淡淡的烟味和军用薄荷香。

老头子又抽烟了吗?Chuck讨厌这个,但现在他无法抗拒地将整个人深深嵌入柔软的被单中。在梦中他曾经无数次想去抱住那个加快脚步离开他的人,却从不敢直面内心地真正在他怀抱里待上一分钟。现在就更加违心得可笑了,chuck自嘲地想。

脑子里如同抽筋般的乱成一团,他蜷入墙壁用被子牢牢包裹住自己,一个疯狂的疑问侵入了他的大脑:灵肉结合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呢?

他用脑袋抵住墙壁似乎想制止这个疯狂的想法继续下去,然而越是激烈的反抗身体的反应就越强烈。到最后男孩干脆放弃内心的抵抗轻轻地抚摸过自己身上每一个敏感点,唇瓣不停磨蹭着被子渴望着一个人像小时候一样给他一个吻。即使chuck知道这感觉已经和从前大不相同。

刺激的快感迫使他发出青雉又略带沙哑的喘息。

他不愿面对却又止不住地想象,想象这一切都是脑内美好的样子或是正常地模样,可当透明的液体染湿了被单,恢复理智的大脑才清醒地擦觉这一切都不存在。

不知是生理还是心理催促下的眼泪渐渐韵开在枕头上。

到最后他甚至有些唾弃这样的情感,可几个月后的通感再次将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意毫无遮掩地展示在herc眼前。

既然都已经心意互通了那么就没必要再遮掩下去了吧,chuck暗想他从不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可当他想做一件事时却倔得要命。然后一切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发生了chuck吻了他,他的父亲他的搭档,以后或许会成为他的恋人?

这个吻已经耗光了男孩所有的勇气。

他看着herc唇瓣上的齿印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这次即使他们想违心地逃走都不可能了。而让chuck意外的是herc接受了这个吻.......

晚上chuck从上铺钻到了下铺的被子里,成为herc的搭档有一个好处就是能与他共处一室。

不大的下铺勉强能塞下两人,herc感受到背后温热的温度紧紧贴着自己,他僵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不要装傻,老头子.......”

Chuck轻轻说道。他当然知道,在通感面前一切记忆都会像镜子里一样透明。Herc转过身捧住chuck的脸仔细观察他那双在黑夜中也可以看出光泽的瞳孔。

“My boy 你确定?”

现在只要是chuck想要的,不管是什么他都会尽力给他。极致到骨子里的惯养。

“干脆点,dad触碰我。”

他再次亲上那双有些冰凉的唇瓣,这次的吻轻得如落叶掉入水中一般,不像上次那样带着攻击和挑衅,让herc充满负罪感的轻柔。

“OK,chuck。”

即使这极致错误。

第二天chuck醒来时已经是九点了这意味着他训练快要迟到了。没有传说中的那般疼痛与红色的印记,昨夜轻柔的触碰herc像是在对待一个易碎的玻璃瓶一般小心翼翼。而唯一算得上粗鲁的只有自己腰侧的红斑。

算不上灵肉结合的抚慰,也可以让他们在彼此的天地中短暂地坦诚一下。好像感觉也不错,或是还要好,chuck如是想。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