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拖延症患者

开学低产中(*´﹃`*)好想吃ds和jajp啊!!!

【Herc/Chuck】 Close and Reseparate(靠近再分离)

*父子组偏年上( 有乱伦注意,接受不了的小伙伴左边撤离)

*这篇是半个月来码的几个小短篇,有意识流和大量情感表述。

*可能会有ooc,我这人文笔极烂。时间线和原著基本一致,但有私设和微改。

*一些碎碎念:最近爬墙吃了几篇父子粮无法自拔中,父子组真好吃。(´q`)
两个人表面上互相芥蒂却又始终明白彼此,慢慢地靠近。不善言辞的人内心会有很多想法吧。(真是大虐,已鲍哭不止)
私心觉得在感情上herc可能会更主动一点(其实都半斤八两,把chuck惹急了也会说真心话的啊),因为内心各种矛盾导致和chuck的关系时冷时热,但从来没超过热带温度以上,尽管如此种种心中还是仍然给彼此留了一大片位置。

*ooc是属于我的,美好是属于他们的。

1.

自chuck记事以来似乎从未有人因为他停下脚步,当这个男孩跌倒时他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始终会将冷漠的背影留给他。他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否真的为何如此绝情?当chuck想去抓住他的衣角时,渴望着他能为自己多停留几天他从不会有所停留。

悉尼事件后的几个月他们甚至没有说过任何话,那句“别哭了这没有任何用,妈妈再也回不来了!”到后来都是chuck讨厌他父亲的基础。

“Dad,我恨你。”这是他最后一次叫herc“dad”,herc沉默不语他捏紧拳头无助地看着chuck,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如何安慰当时的chuck,以后又该如何面对他,面对他那双像极了Angela的浅蓝色眼眸,里面却充满了怨恨与愤怒。

后来herc将chuck寄宿在澳大利亚内陆的一所私立学院,而chuck马上就冒出了叛逆的苗头,他不服管教,离校斗殴以至于三年期限就读期限未满就被学校开除。这也正合他意,chuck暗自想这样自己就更有理由接近猎人学院了, 既然他不会为自己停留那么只有超过他将他远远甩在身后他才会对自己有所重视。

当herc知道chuck现在就要报名加入猎人学院时他简直就要被这混小子气疯了,前几天他刚被学校开除大概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吧,而且这里面肯定还有scott的一半功劳。不然他是打死也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是如何从安全的内陆跑到基地来的。

herc看着面前一脸严肃与不屑的儿子刚想抛出的狠话却又硬生生咽了回去,现在他面前的通知书却又像一份生死状。chuck初步考试成绩就非常优异,简直比在学校里的文化测试不知道跨了几个档次。好像就是天生注定要来猎人学院的,如果不是底下那行“成绩优异建议择优录取”的通知式建议他打死也不会在这上面签字,谁会愿意在这种时候将自己的儿子推向死亡边缘?每天报道上的伤亡人数可不是盖的,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失去chuck。严峻的形势时时都在逼迫他,告诉herc站在自己面前狂妄嚣张的小子在这方面多有天赋,最后他只能在那份如同生死状的通知书上署名。

chuck不耐烦地催促“老头子快点,我还要去报告”,生怕再让他多想一秒面前的人就会立马否定自己,他已经受够了那种一回家除了max就空无一人的感觉了。至少进入猎人学院,他还能寄托着有一天能为妈妈报仇,把那些怪兽一个个踏遍……

“chuck你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这很严酷......”

“啰嗦。”

chuck明显不想听他把话说完,拿过通知书十分潇洒地甩门离开,留herc一人在屋内苦恼地扶着额头叹气,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出了对的选择,但至少那是chuck想要的。他的男孩有资格获得选择的权利,这是他现在唯一能给chuck的了。

chuck当然知道站在靠海的基地前线有多危险,在他看来这些都比得过一个人待在毫无安全感的空屋子里强。

2.

herc怎么也没想到一年后chuck会是他的副驾驶最佳人选,lucky seven不久前已经报废,而scott的所作所为足够让stacker将他扫地出门,而chuck的优越成绩也足够让他名正言顺地成为机甲驾驶员。 当然现在他和chuck最大的问题就是“共舞”。

chuck对这个训练的内容表示抗议 。“啥?你希望你儿子搂着你,陪你跳那些小情侣才会跳的华尔兹吗?”

他才不期望能和那老头子来一次近乎缠绵的热舞。他们难道不知道我打小就没接受过此等艺术教育怎么会跳华尔兹?总之这听起来蠢透了。chuck略带嘲讽地抱怨道,双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桌子,他从没有见过老头子与人共舞的样子,如果真要说的话sctto第一次与herc共舞的话……他们是一路吵着去又一路打着回来的,最后检测人员不得不终止对他们两的共舞测试。

“这是训练,某种程度上是任务,小子你必须接受。”herc看不下去他再祸害桌子拍了拍他的大腿示意他收回去,chuck虽不满但还是照做了。显然抗议无效。即使herc也不想,他体会过当不轻易间的对视,那些碰撞有多让人尴尬到呼吸加速。

chuck翻了个白眼表示不屑。更重要的事是他不会跳华尔兹。

共舞那天chuck坚决不与herc共舞,stacker元帅给了他一个“不接受训练你就等着完蛋”的表情,他才勉强到herc身旁用手比划了一下距离,右手扭捏地搭上herc的肩膀,显得十分嫌弃,靠近herc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他很不自在,以前他笑着那些搭档在共舞中互踩脚背的样子,而现在他才知道这对自己来说有多困难。

herc尴尬地咳了声,将手抚上chuck的背,感觉到chuck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像是敏感的含羞草仅仅是隔着衣料触碰就软了腰。chuck一开始就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脚该放在什么位置,自己的右手是否该与他的左手十指相扣?整个人只能摆出一个十分尴尬地姿势与herc的间距完全可以再塞下一个人。

“等下跟着我的脚步走。”

“为什么我一定要跟着你走?”而不是你跟着我走?

“如果你不想摔跤的话。”

“哼。”

herc的手往前压着他的背,至此一段华尔兹开始。刚开始chuck跟着herc的推进后退,开始划定好的距离随着一点点的靠近缩小,chuck感觉上方温热的鼻息正在烧着自己的脖子,他承认这让他脸红了,这让他越发扭捏,步子也开始凌乱。两人差点因为这个撞在一起。

chuck有一秒真的很想逃离这个地方,他不敢直视面前那人的脸而仅仅只是彼此呼吸相容都让他感觉浑身不自在,却又想再离他近些某种安全感拴住了chuck,也许下一秒他的内心就要被两个矛盾的小人四分五裂。

“认真点,小子。”herc提醒道,chuck立马又换回了刚才那张略带嘲讽也十分欠揍的脸。

“老头子离我远些,我脚都迈不出去了。”

“那你就别倒过来,还有不许叫我老头子。”

“哈?明明是你扯着我转过去的,老头子。”

......

两人终于在吵闹中结束了这场差点打起来的舞蹈,stacker将军看了一头雾水,也许让他们父子共舞训练不是个好主意但这是每个驾驶员组合必须经历的,即使再差也不至于零分吧,虽然他们二人一路争吵,至少踩脚或摔在一起这种低级错误没有犯。但这并不意味这场共舞有多么美妙。事后chuck一脸羞愤地跑开了。stacker拍了拍herc的肩膀,一脸欣慰地说道“也许你该找chuck好好谈谈。”

“前提是他想和我谈。”

毕竟这小子总能不偏不倚地踩在他的怒点上。当chuck在外面惹事时他根本不知道该给他一顿胖揍还是静下来和他讲道理。

而chuck一个人带着满脸胀红回到了房间,一推开门max闻到他的气味哈着口水跑过来围着他的脚打转,他抱起max像抱着他小时候的Teddy熊一样倒在下铺,在max耳边喃喃自语。“嘿伙计你说该怎么办?刚刚共舞我是不是好丢脸?为什么我要离那个老头子那么近,为什么?”

chuck当然清楚这是为什么,甚至他明白内心中起码有一大片领域是属于herc的。用口是心非来掩饰自己的在意,最后到底想要些什么也全然忘记,回过神来一切也就搞砸了。

然而max表示作为一只狗它并不会说话也不能安慰chuck什么,它只是舔着主人的手,在它认识chuck以来这个男孩向它吐露了内心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呼大概是我想太多了,我只要超过那老家伙就好了吧?”

chuck不会知道当他到达与herc并肩的距离他就再也不可能超过herc了,那不应该在心中萌生的感情逐渐在他内心发芽,如海浪般汹涌直到吞没他心中那一整片陆地。

他捂着自己的心口一遍遍地默念着“别跳的那么快了!我才不会爱上那老头子呢!死心吧,混蛋!”就在此时,在他看不见的门背后男人缩回了开门的手。

3.

第一次与herc的通感chuck期待了一晚上,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他家老头子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踏上舰桥时chuck兴奋地跟在herc后面,而为了凸显自己异于常人的格调chuck还是像往常一样开启了挑衅模式来掩饰自己的兴奋。

“老家伙等会通感可别给我失准啊。”

“小混蛋你别先追兔子再和我废话。”

chuck轻哼一声表示不屑,他们两可是被认定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匹配程度这足够让chuck嘚瑟一阵子的了,现在他们就要进入尤里卡突袭者的驾驶舱。那个现阶段最完美的机甲,chuck看第一眼就已经爱死她了,并在心里加上一句“她一定比危险流浪者更加出色,那可是我的座驾。”

herc已经看穿了chuck的内心思想,虽然他们还没有通感但揣测彼此的心意是每个驾驶员必须具备的技能之一。

“小子注意你的仪态。”herc提醒道,chuck假装没听见与他一同踏进了备战室。

穿上铠甲时身上的重量压得chuck只能小步前行,而一旁的herc如同置于平地没有任何包袱的人般轻巧。herc见他很艰难的样子抓起他的手臂准备拖着他走。

“不用,老头子我还没那么弱。”chuck甩开他的手臂,直起两条腿进了驾驶舱,技术人员将导线按在他们身上然后机械音开始倒计时。

两人闭上双眼,通感的到来就像透明的河水在两个大脑中同时流过,相同的记忆开始重合。

“daddy今晚我能不能和你睡?”刚做完噩梦的小chuck拖着他的枕头站在门口。

“OK,My boy,过来吧。”

“daddy,scott叔叔弄坏了我的玩具。”

“scott!你是不是又在戏弄chuck?”

“daddy能不能不要走?就一天。”多一天也好......

chuck扯着herc的衣角似乎这样能阻止herc离开自己。

“ 抱歉,chuck我今天要回去工作了。好好听妈妈的话,嗯?”

chuck低着头没再出声,过了会对面穿着军服的列队催促着herc。

“你走吧,我才不会在意。哼.......离我越远越好。”

herc现在才知道这才是导致他儿子喜欢倔强和口是心非的直接原因。

两人看着暗红色的蘑菇云在悉尼上空炸开,巨大的响声与chuck的哭声弄得他心烦意乱,心中的失意愧疚蔓延了他整个身体。就在刚才他放弃了属于他的一切只为chuck。

“别哭了这没有任何用,妈妈再也回不来了!”

chuck不停抹着眼泪哽咽道。“daddy我恨你。”

“老头子你别想阻止我做任何事哦!没有你我也照样过得很好!”

口是心非的呐喊完全掩盖不住男孩脸上的伤疤。

“你还觉得自己不够糟糕吗?混小子,你以为你在学校做的事我不知道?”

“呵,知道了又如何?你管我吗?”

herc非常想现在就一拳抡在chuck脸上,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生气,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父亲甚至糟糕透顶,但这绝对不是chuck变成现在这样的理由,他有责任在这小子想干些危险事的时候拽他回来。

“听好了小子,不管我怎么样,不要让自己受伤,也不要活得像现在那么糟蹋。”

“你都不在乎了,我为何还有在乎?herc我恨你。”

这已经是chuck第无数次口头上重复这句话。

之后是如同暖流的河水淹没了陆地,就在chuck嘴上说着我恨你的当天晚上他不知在心中重复了多少遍“Daddy,I love you,never leave me.(不离开我)”。青春期到来的男孩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幻想着有个人能给他一个吻或是一次触摸。

从未在语言上表达出的爱,无奈,愧疚甚至是欲念在他们脑海中划过,每一个高度重合的画面从未向现在这般透明得像是可以随意拾起的树叶,但他们从不会为一片树叶过多停留。

chuck看了看身旁的父亲想或许只是与他并肩站在他身边也不错,但这种想法会不会太没骨气了?他的目标可是超过老头子啊。

“同步率达到百分之百。”

此时尤里卡突袭者的主屏第一次亮起后方悉尼基地的控制室一片欢呼,驾驶舱内的两人摆出同样的姿势向世界宣示他们会是最强大的组合。

通感过后chuck拉着herc急匆匆地出了备战室将欣喜的众人甩在身后,herc知道他下一秒想做什么补得不说这小子总是很冲动。

huck将herc压在了一个无人的角落,他微微低下头耳根有些红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daddy,我......”chuck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肯定那些想法都被herc一览无遗,或许接下来他们只需要一个吻?

而herc还沉浸在儿子刚才声“daddy”中。哦,天啊!这是chuck这几年来重新叫他daddy,他感觉也许明天太阳就会打西边出来。
herc在心里暗笑却面上不惊地问。“什么?”

chuck讨厌他的明知故问,就不能干脆一点吗?好吧,在表达爱的时候他们从来都不干脆。

于是下一秒herc托起他的下巴对着那双粉嫩的唇瓣直接贴了上去,没错这是chuck接下来想做的,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冲上去咬herc的嘴唇,却还是被他的舌头固住了牙齿。

小混蛋这种时候都还不忘记反抗?

当然了老混蛋,这是我要做的!

你太磨蹭了。

切.....

刚才通感的连接还在他们脑中散发预热,这应该会持续上几天或几周。herc松开chuck让他喘口气,盯着chuck略有些红的嘴唇他又生出一种罪恶感。

“我看到了,你曾对着max说想要我吻你。”虽然这看起来有点傻。

“你还说想要我乖一点呢,old man你控制欲是不是太大了?”

“难道你不是?还有我说过不要叫我老头子。”你知道这词什么意思吗?

“得了吧,老头子。”chuck收回压在墙上的手,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或许他们还需要很多次通感,但以后有的是时间不是吗?

4.(以下大量ooc)

“这是突袭者的第十次击杀,打破了记录。”

chuck对着镜头脸上充满了年轻自信的笑容,看吧他总是这样抢镜,他瞟了眼身后的父亲炫耀着露出两个酒窝。

herc一直在他背后注视儿子的一举一动,以免他说错什么不该说的给他们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现在猎人计划还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而这小子永远都不知道收敛收敛。

herc没想打断他自大的发言,只是因为chuck因为一脸张狂而露出的酒窝很好看,他想也许晚上他应该逮住这个男孩的侧脸亲上几口。

回到基地后herc关了门准备换件衣服收拾一下他们的行李,出发香港的调任书已经下来了那些西装革履却对战事一窍不通的政客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撵走他们了。chuck坐在床上依旧捏着手里的调任书,望着那张被他捏邹的纸一阵出神这他起了最近机甲的战损量,眼眸中低沉的暗色如同瞬间失了魂一般,好一会才抬起头声音有些微弱地问了herc一个问题。

“嗨老头子,你说有一天你或者我就像becket一样不在了只留下来一个人该怎么办?”

好吧这是chuck第一次问他这种问题,他以为他不会在乎了,现在即使没有自己chuck也可以过得很好吧,他保留这个观点但还是放心不下chuck。

这个问题在herc看来也简直蠢得可爱。在外面他可以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自大嚣张的chuck hansen,可当他有了一个在乎的人并且有一天要面对彼此永远分开的结局时他却有一丝害怕他不怕死,作为一个驾驶员来说每一次他都必须做好与死神插件而过的准备,可他害怕一个人被留下,一个人被herc抛下又回到曾经那个起点,而为了掩盖自己心有余悸般地担心他一定在心里会补上一句“我只是不想那么快地被他超越而已”。好吧,chuck认为这种半毛钱关系也没有理由什么的他已经编不下去了。总结来说就是他爱herc,不想和他分开。

herc光着上半身暂时将手中的干净衣服放在一边,他走向chuck单膝蹲在他的男孩面前。chuck低下头尽量不去看他,herc笑了笑捧住他的脸让他抬起头与自己平视,而后又恢复了往日一脸严肃。

“chuck我不能发誓有一天我会再次离开你,但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要去面对,chuck我一直在你脑子里......记住把握机会永不言悔。”

最近的巨大变故让chuck不得不害怕,他明白自从他们第一次通感后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herc,他不想再固执下去了。

chuck将头靠在herc的右肩膀上像小时候玩累了的孩子靠在父亲肩上睡着,之后撒娇似地在父亲耳旁低语。“Never leave me ,dad.I love you.”

后面的那句话轻如蚊吟,但herc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I know,I know,boy.”轻柔的力度在chuck背后缓缓摩擦着, 也许他真的离不开herc了。

“所以现在好点了吗?”

“嗯。”

Hherc安慰着在他脸上落下一吻,麻麻的触感马上就激得他浑身一颤。

“嗯....老头子你多久没刮胡子了?”chuck不满地推搡着,天知道这老头子是有几天没清理自己,几乎都能闻到他身上的汗味了。

而他并没有理会chuck的抗议般地动作,那双粗糙的大手已经下滑到了男孩的腰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都默认了这种安慰方式。

5.

刚来到香港的第一天chuck就感觉到了身边闷热而又烦躁的气息,max这个蠢家伙也投入了前方“日本瓷娃娃”的怀抱中,而自己的老爸却在他面前夸赞前机甲驾驶员有多厉害。切,怎么没见他这么夸过自己的儿子!这样一来chuck自然感觉各种不快,好在max那家伙还算听话跑回来看看他那已经憋屈到恨不得斜眼看人的主人。chuck抬眼望了一眼raleigh,那眼神就跟你欠了他几十万没还一样。

Rraleigh显然没想理他,而chuck此时已经在思考什么时候和他来一架。你问为什么他要和raleigh打架?因为看着不爽啊,这种事情他这几年来可没少干。

chuck来到食堂找找那突然抛下自己儿子不管的老头子……
只能说香港的食堂比其他地方吵了很多了三个篮球怪胎和音响夫妇还有与老头子一起坐到他对面的.......riley还是raleigh来着?不管了,反正此时的chuck因为他抢了自己坐在herc身旁的位置很不爽。
有你这样作为我爹还坐在别人家小孩旁边的吗?然而即便chuck知道herc只是客气他也很不爽。他在内心反问道“凭什么!”

chuck在将挑衅的话甩到对面去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包括与raleigh打一架。

他老爹全程板着脸看着自己身边的两个年轻人电火交互,最后还是为chuck打了个圆场,但他从raleigh的话语中可以听出这两人早晚要出事,只是没想到刚才他们竟然已经悄悄下了战书。

众目睽睽之下raleigh将chuck翻身按在地下,一旁围观的人群还饶有兴趣地看着两头年轻的猛虎到底谁赢,这场战斗就被两个长官拦下。

herc摁住还想上去再打几个回合的chuck,他看着chuck的眼神除了愤怒就是心疼,chuck捂着自己的胸侧瞪了herc与以往一样眼愤然走开。当herc收拾清楚过去找他时,chuck站在尤里卡的旁边收音机的声音几乎盖过了上面维修的声音。过了不到一会半个基地都能听到澳洲机甲区那边传来的争吵声,自通感后他们很少像现在这样吵架,刚才被打斗提起来的火气到现在还没消下去的chuck还保持着刚才的狂妄与嚣张。就像stacker说的他们都是两个极端,天雷勾地火般地组合.......

6.

herc手被医护人员缠了一圈圈的绷带,他第一次感觉束缚的感觉是如此糟糕,但这完全不能阻止他去触碰那套驾驶服。

“老头子,你不要命了?医生说你这一个月都不可能再碰机甲!”chuck吼道,这一声还不足以震到现在一心只想和儿子一起赴死的herc,他不放心chuck一个人或是同别人站在那个位置上,不管是谁。那都将十分冒险。

“闪一边去,我是尤里卡的主驾驶。”现在他的固执又何其地像chuck而他自己则不会承认。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或许晚了这一次下个月的春天就不会来临。

“你去就是送死,为什么raleigh能做到的我就不行?老头子我到底哪里不如别人?”他一次次地试图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至少强大到盖住herc为他撑起的天空。难道这些都是徒劳吗?

那双浅蓝色的眼睛微微泛红,chuck说完撇过头不再去看他,一股温热在眼角边不停打转已经有些模糊视线了。

herc沉默了,他知道chuck有多优秀他从不否认这点,但他也不想输给他儿子,甚至内心中的控制欲还在叫嚣着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抢先回到那个位置上,继续与chuck站在一起生也好死也好终是一个归宿。

即使这一切都不可能。

“好了,dad我要去换衣服了。”

他扭头就走没有回头看一眼,chuck告诉自己必须冷下来,再就是他怕对看一眼角的热泪就会立刻被他发现……

END

Herc望着看不见波澜的海岸线,模糊的视觉早已让他连天边的圆月也看不清了,仿佛一年前他还没有失去chuck,仿佛还有一个小鬼在生气的时候一遍遍地说着有多恨他然后在心里补上我爱你。
他现在很后悔,后悔离开站位,到最后都没有将内心的感情理清说顺。
还记得chuck问过他如果他们将要分离怎么办,现在回想自己给他的回答真的是说着简单做起来难。无数次在梦中他恳求海神将这个属于他的男孩还给他,herc愿意丢掉任何东西来换回他,其他的他可以什么都不要。
睁开双眼他却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呐,chuck回来,好不好。”
哪怕就一天.......Herc用最低声下气的声音恳求到,像极了多年前那个面露委屈拽住他衣角的男孩。
冥冥之中一个有着姜色头发的青年在沙滩上转过身,波浪映照出月光的颜色,粼粼闪耀。
青年脚底因为水浪的拍打而湿润,却渐渐在月光的映照下失去了原有的颜色,但他始终不留余力地走向herc,他如天使一般在herc眼角轻柔吻去,动作轻的如同几十年前躺在这个男人怀中的婴儿一般。
这一次herc敢肯定自己看得清清楚楚,是chuck!憋在心里的情感酝酿了好几年,也许是自从得到chuck的几十年中便有了。反正他喉中已没有了往日的苦涩感,全在这一刻间释怀。因为他知道他们都在这儿走到了头,自此谁也不会再先离开了。
“My boy.你来接我了吗?”他轻声问,他只希望这一切都不要是幻想。
“Never leave me.chuck......(不要离开我。chuck……)”
“OK,my old man.”
青年笑容纯净如月光,再一次揽住男人的脖子,永远不会再放手。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