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拖延症患者

开学低产中(*´﹃`*)好想吃ds和jajp啊!!!

【约策】曲奇饼

#首先祝玄策生日快乐!⁽⁽ଘ( ˊᵕˋ )ଓ⁾⁾
#过生日就要甜甜甜*٩(๑´∀`๑)ง*
#注意:蛋糕里有肉渣

1.柠檬糖(幼年设定)

“哥哥!要不要吃吃糖很甜的哦。”
小玄策眼睛放光,像个献宝的孩子一样将手里的柠檬糖送到哥哥面前。因为身高不够只能惦着脚将手举得高高的活像个献宝的孩子。
守约看了看弟弟,尽管他眼眸中一片雪亮但他还是看穿了玄策的那点小心思。他知道这一定不是一般的柠檬糖……
“哥哥,快尝尝!”
得意的笑脸越发明显,守约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他有警告过玄策少吃些糖不然再锋利的犬牙都不够他磨的。最后看着他期待的样子自己终是不忍,即使他已经过了喜好甜食的阶段但还是拿了一颗放入嘴中。
不是很甜,可以说特别酸。果然不出他说聊是个整蛊游戏。
玄策看着守约嚼碎了糖咽下去却一脸坦然地样子抱住守约的大腿仰着头,用软糯糯的声音道。
“哥哥不会觉得酸吗?好厉害,教教玄策怎么把酸变成甜的吧!”
“好。”
其实守约也使了个心眼将又一颗柠檬糖叼在嘴边,哄着玄策上去吃。玄策开心地跳上去咬住,期间不停摇着尾巴。一颗本来酸味十足的糖果在两人口中渐渐化开,竟放出丝丝甜味来。
唇色间还缠绕着对方的味道,果真是甜的。
玄策用黏糊糊的嘴吧唧在守约脸上亲了一口,守约托抱着小家伙碰了碰他的鼻尖。将这个游戏继续下去。
“要两个人一起吃才能变甜的哦!”
“嗯!”
后来他知道那颗柠檬糖本质上并不甜,而酸会变成苦涩,甜则会变成酸这一切都无比真实。从前那颗糖之所以会变成甜的,是因为有一个与你一起分解酸味的人。

2.某叛逆少年的玫瑰蛋糕
以前守约曾经给玄策做过一个玫瑰蛋糕,那还是玄策反叛心里最旺盛十七岁。正处于有点能力但本事还不足的狂妄小子怎么可能被时时锁在家里或是学校里?
每天半夜回来基本就是他的日常,有时候他的哥哥也会从酒吧或是赌场将他揪出来。
守约严禁他进入这两个地方,即使是因为好奇也不行。不然回来不是一场温度降至冰点的眼神对视就是一顿皮带,当然后面的情况非常少,而且只会在他屁股上留下些许痕迹。
但很明显这次不一样,玄策做贼似地打开门,捂着脸上贴好创口贴的伤口悄悄溜进了客厅。胆战心惊地看了看坐在桌边撑着脑袋的哥哥,睫毛垂下很显然是睡着了。
玄策松了口气放开手脚大摇大摆地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灌了几口。
他刚才和人打了一架,索性自己溜得快没有被教导主任抓到要不然现在就是他旁边的大哥将他从办公室一路拎回家里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知道守约对他好,但每次却还是口是心非地装作看不见、不听,即使在每次闯祸后还是硬着嘴跟他倔。
他又往桌子那边瞟了眼,这次他发现中间那个被纸盖罩得好好的东西。一掀开来看是个亮晶晶的玫瑰蛋糕,还撒上了他最爱吃的巧克力豆。
虽然看上去很好吃但玄策还是更愿意拿它做点其他的事……
当守约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将桌上的蛋糕弄得到处都是的弟弟,包括他那嘴唇的颜色已经完全可以和他的发色相照应了。透过窗户守约发现他不仅祸害了桌子还包括自己的脸。
他无奈地直起身子看着面前还继续他嚣张举动的弟弟想:算了今天也由他去吧,生日当天他可不想再把这里变成冷战的战场。只是惩罚可以换一种方式了。
“百里玄策。”
声音比往常温柔了些,但还是可以听出语气间丝丝寒意。
“干嘛?”
玄策转头看他不要命地又快速往他脸上添了一道嫣红。
“现在玩可以,等下给我全部舔.干.净。”
“是,哥哥。”
他呵呵笑着,舔去他鼻尖的奶油。

3.巧克力曲奇
随着喘息身渐渐平稳了下去,玄策拉起自己的牛仔裤踢了踢在他旁边准备再来一次的兄长。后悔不该将蛋糕弄得他们两身上到处都是还继续诱惑他,最后舔得自己舌头都麻了还不放过他。
现在他有点饿了,让哥哥补偿自己一个宵夜总是可以的吧。
“哥哥我饿了……”
“怎么玄策刚刚还没吃饱?”
饿到没力气的小疯子现在不想理会他那些平时不屑于说出口的荤腥话,推着他下床。
“快去给小爷做点宵夜。”
守约下床之前当然还要回收些利息,在他脸上啪叽亲一口才就此罢休。
幸好厨房里还剩着点做蛋糕用的面糊,他知道玄策是打死也不会尝冰箱里的苦瓜炒青菜一口的。
在往里面加了点巧克力酱后就送进了烤箱。
当他端着盘子进来的时候玄策正背对着他躺在床上打着游戏,时不时还爆粗口吐槽队友到底是有多菜。
守约看着他面前一副精力旺盛的样子的弟弟,想不到十几分钟前还一个劲喊饿的那个人是百里玄策。
守约爬上床将曲奇饼从后面喂到他嘴里,一边向“大型犬科动物”投食一边吐槽道。
“自己都很菜了还说别人菜。”
“谁说小爷菜了,等下我就反杀回……”
话还没说完就传来了“您被击杀”的系统音。
“嘿嘿,哥哥帮我打一会呗~我先吃饭。”
“得了,我只是看不下去你继续送人头而已。”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