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拖延症患者

最近要准备月考估计会淡圈一段时间(-ι_- )

【兄弟组和父子组】默契感(二)

提示:本章有少量肉渣和性暗示,雷者慎入
下章全肉(灵肉结合)先打个预防针吧……ヾ(´▽`;)ゝ

2.肢体语言

raleigh表示如果说是手势和暗号会更加形象一些,有时候也会是眼神交汇之类的。

作为训练内容之一,raleigh觉得这再简单不过。就像小学时他和yancy玩的双人跳绳游戏一样简单。

仅仅是一些动作他就可以预判yancy下一次会什么时候甩绳,而这基于你知晓对方全部嗜好的情况下。就算当时raleigh的身高还没到yancy的肩膀他们仍然可以把双人跳这个游戏玩出花来。

到后来完成了通感,心灵间的联系渐渐强烈他们有时候只会用几个动作表情达意,对此raleigh调笑道。

“也许嘴巴对我们来说就是调情用的?”

通感后的他和yancy基本不怎么说话,全靠神经桥接和肢体语言交流,如流水一般的思维立马就会在对方脑子里过一遍。有时候会让他们弄不清到底谁是谁。

yancy往他脑袋轻轻拍了拍,柔软的绒毛手感还是非常不错的。

“嗯……或许还有其他作用。”

比如,可以用来使你的弟弟安静些?就像现在这样堵住他准备继续无聊的谈话之类。

“你总能逮着机会吻我……”

任何理由都可以。

“从小的习惯。”

yancy给了他一个你知道的眼神,他知道这是最亲密的表达式。

他们的第一次共舞肢体语言也终于排上了用场。

那时raleigh还在跟yancy抱怨为什么共舞一定要跳华尔兹这种能把人转到晕头转向的舞蹈,而且当他们共舞时被技术人员警告必须按照音乐节拍来,说是为了让他们在驾驶时找到“机械”摩擦的声调。raleigh当时就在感叹这个技术人员不去当个音乐指挥实在屈才。

raleigh看了看面前不管做什么事都一脸镇定地yancy,他敢肯定yancy一会有办法。

“就像双人跳一样。”

raleigh懂他的意思,他们小时候体育课上的游戏。音乐为绳而yancy就是它的掌控者,自己则需要作为他的伴奏跟着他的旋律来。

男女步变得不那么重要,毕竟在驾驶舱里他们还不一定能分辨哪个才是自己的思想,只是每次遇到危险情况yancy总是最快清醒的那个。

当音乐响起raleigh的手搭在yancy肩上感受他节奏的变化,他几乎全程都在随着气息和感觉起伏旋转。

有时候他跳男步有时候也是女步,不固定地切换着但还是能隐约发现他们的副奏在那一边。

从每个动作读取下一步对方的落脚点在哪,这种纠缠的感觉,是raleigh说不出来的某种快感,就像两个量子环绕在一起不分你我。天童说这还能用某种科学解释来着……

小子专心点。

yancy往他的腰上施了点力,又让两人来了个旋转。在彼此身边旋转的感觉十分奇妙。

一推一退缓缓进行着,空格间隙互补。没有丝毫艺术感的舞蹈却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最后旁人发现这主要还是同步的功劳。

一舞结束raleigh将脑袋靠在yancy肩膀上缓缓喘着气,刚才共舞的快感让他腺上激素不停飙升。

现在他只需要一个浴室但硬式通感(不借助传感器的连接通感)的余温大概还会持续几十个小时之久。

“怎么样小子?我们回宿舍?”

yancy碰了碰他的额头,raleigh哼了几声晃了晃脑袋果然清醒了不少。

“我们刚才通感了?”

“我想是的。”

在肢体语言的辅助下一切都无比真实。

——————————

在hansen父子这任何一种肢体语言统统都变成了两人日常交流方式。

悉尼事件后他们的谈话几乎为零,有时候交流只能看眼神,致使后来chuck闯祸后总会有意无意地看一眼父亲的眼睛,在确定他没有真的生气继续自己嚣张的混蛋话。他习惯性地激怒herc,在chuck看来这远比他平时面无表情的样子要好得多。而herc也习惯了在chuck眼神中找寻平时他看不见的色彩。

列如他会看见那孩子在受伤后嘴上说着“管你屁事”之类的话,眼神中却隐隐透露出受伤后的委屈,明明正在义正言辞地与人吵架瞳孔中却散发出强烈的醋味。

如果不是这些细致的肢体语言herc肯定不知道他儿子竟然还在意这些,他深深内疚着,到最后将chuck宠成一个名副其实小混蛋。

chuck也习惯了在herc的保护屏障里任性傲娇。

他们很少说话却从不缺乏心灵交流,这一点他们都知道,不然两个表面关系降到冰点的两人是怎么完成通感的?

而herc唯一不知道的是chuck在内心给他留的位置远比他想象的要多。

他们第一次通感出乎意料,chuck没有像往常一样继续埋怨什么而是直接啃上他父亲的下唇,又咬又吻。他可不常这样干。

max还在一边的墙角处围着两人打转。

herc反摁住那小子抓着自己衣领的手,他早看穿了一切。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老家伙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你只要明白这个就行了。”

chuck的指腹轻轻在herc被咬出血的唇边蹭掉红色的痕迹已一个微不可见的姿势划过他的胸口。一个显而易见的暗号。

“好了我们走吧,max。”

chuck眼睛里偷笑意味十足,脸颊上两个酒窝也在得意的微笑下露了出来,像是在说:你跑不了了。看起来十分诱惑。有时候他也爱死了这样的交流方式,干脆利落也避免了那张总是出言不逊的嘴再爆出其他的脏话。

herc不打算追究他再次对自己父亲施予不礼貌的动作这件事,而是愣在原地思考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用肢体语言表情达意了?什么时候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过一次正常的对话了。而通感和肢体语言更是成为了他们百分之八十的沟通方式。

至于刚才那个说不上是吻的亲咬他早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他们的感情有一部分正在渐渐变质直到他们双方都可以在醉酒后来一次真正的灵肉结合。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