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拖延症患者

开学低产中(*´﹃`*)好想吃ds和jajp啊!!!

【父子组】咖啡厅

※私设短篇战争结束后chuck和raleigh在一家咖啡厅实习,遇上不放心自家娃儿来喝咖啡的老头子和哥哥,日常小甜饼无虐。

※兄弟组客串,父子组兄弟组都是偏年上。

※父子兄弟乱伦,ooc有。

好吧为了生活他需要这份工作……

raleigh ·一点都不想工作·becket无奈地端着餐盘,为了这份工作他必须时时顶着个笑脸现在他感觉自己脸部都快要僵住了。

另一边又传来某个不知好歹的澳洲炸毛袋鼠的骂声。

“你自己弄脏的凭什么要我擦?!”

“你不是服务生吗?”

raleigh看到坐在一边伪装着暗中观察的herc扶了扶额,再看看chuck他觉得这对父子也算是经典了,也许他们可以回澳洲拍个家庭喜剧什么的。

herc一脸阴沉的无奈,他现在心里一定把肠子都悔青了想早知道还不如让chuck去搬砖也不应该让他来当服务生,本想让他试试如何与人交流,谁知道每天chuck面对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时都是这样还击的,餐厅的玻璃窗都要给他震碎了。

“Waiter.”

herc觉得是时候把chuck招过来了。

raleigh拍了拍chuck的肩语重心长地对气到腮帮鼓起的chuck道。

“你去那边吧,我来应付就好。”

“嗯,但是把你的手拿开,ray……”

chuck用那一口澳式口音道,依然念错了raleigh的名字,有时候raleigh觉得也许自己应该和他再打一架然。而不可否认yancy也在后面笑得如沫春风地看着他,那热辣辣的眼光让他有点脸红。

另一边chuck拿着菜单来到herc那桌,他很不客气地继续用那副要掀翻桌子的嗓音给他点餐。

“想吃点什么?”

chuck看着那老头子戴着帽子穿着大风衣用菜单遮住半脸的尽力去伪装样子简直好笑,chuck也捂着嘴笑出了声,从小到大他就没见过他家老爹这样。

“Waiter注意你的仪态。”

“老头子快点选,还有你现在的样子真他妈的好笑。”

他不应该对在和自己通感过的人面前还能伪装什么抱有侥幸。herc咳嗽了声他打算把这个伪装的游戏玩到最后即使chuck已经发现了也无所谓。

chuck一脸得意地看着他,微微扬起的头让v领的工作服下露出一片结白的肌肤。不得不说他们的工作服真辣,而现在herc却在担心有多少人看到了他儿子的胸口和锁骨。还有那棕色的围裙显得chuck像个十多岁的学生。

“老头子?你干嘛呢?”

“Moccona Coffee(摩可纳咖啡:澳洲咖啡,Vienna almond cake (维也纳杏仁蛋糕).”

在chuck记忆力蛋糕永远都不是herc喝下午茶的首选,反而他更不喜欢蛋糕那甜腻的味道。

“咖啡不加糖,懂了?”

“Yes,sir.”

chuck看了看在吧台准备咖啡的Juni,他想到了整整这个老头子的办法。

“嘿,Juni我来吧。”

“你行吗chuck?”

“没事的。”

将她支开后就准备对那杯咖啡下手了。

herc看着那小子的背影有些欣慰,至少他有坚持做这份工作。这样也挺好,但他老爹现在还没穷到养不起自己儿子的份上。

没多久chuck换上一脸可疑微笑端着餐盘放在herc面前。

“先生您的咖啡和蛋糕。”

“嗯.”

herc放下报纸拿起面前的咖啡当着chuck的面抿了一口。

herc终于知道那可疑的笑容是怎么回事了,幸好他只是抿了一口,谁知道chuck往这里面加了多少甜味剂。这玩意简直比蛋糕还要甜。

“怎么样?dad.”

chuck不怀好意的笑脸上有两个甜美的酒窝,印着窗外的阳光格外好看,就像一个刚恶作剧完的孩子。

herc直接拽住他腰间的围裙将拉到自己腿上,就像raleigh以前说的他该给他的孩子一个教训。

哪怕只是让他脸红一场都好。所以他径直含了一口咖啡对上chuck的唇,在这傻小子毫无防备之时迅速将那甜到掉渣的咖啡灌到了他嘴里。

“怎么样?My boy.”

“还好。old man这一点都不像惩罚。”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chuck还是推开了他,幸好今天还没什么客人。这老头子冷静的样子真叫人不爽,难道是自己“调味料”放得不够多?

正当chuck想着下次再怎么往他咖啡里加更多的甜味剂时herc掐着他的脸提醒道。

“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你被我整的日子?”

“可得了吧小混蛋。”

herc手指上沾了点奶油轻轻抹在chuck鼻尖上,宠溺地笑着。

“生日快乐,kid.”

“所以我今天不用上班了?”

chuck主动在男人唇上回吻了一下顺便把鼻尖上的奶油蹭到了对方脸上,勾上他的脖子。

“OK,My boy.”

还上什么班?回去庆祝生日才是正事。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