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拖延症患者

哎嘛政史真香///

【Herc/Chuck】无言

*Cp:主 Herc/Chuck 含少量Becket兄弟

*多为原著衍生设定,父子组(慎入)

*一些碎碎念:重新刷了n遍环太,依然被这对父子虐得不行。最后Chuck跟Cerc谈话那段对话把亮度调到最高Chuck眼角边的眼泪就很清楚了。想想傻儿子平时对老爸那么嚣张应该不经常哭,有个细节Chuck嘴角微扬又低下头那里真的让人又心疼又虐。
不得不说Rob把Chuck演的出神了细节神态完全就是孩子离开老爸时的不舍,甚至会带着害怕却又硬撑着不慌。他知道这时候他没有理由退缩。所以最后Chuck回头那里他就已经绷不住了,Herc那句“My son”耗光了他全部的自制力。
之后便是一切安然地过去,他再也回头。
以前一直觉得父子两的关系应该是真的僵,冰到骨头里那种。可最近和朋友讨论关于配合的问题时她说的那句“理解是默契的前提。”一下子把我甜到了。代入一下Chuck那句“I know them all”其实他们早就互相理解了,不然凭父子这对性格融洽度能通感一定十分困难。而为什么父子组的关系看上去很僵?我个人觉得还是daddy issues与个性的原因让他们习惯用口是心非来掩饰自己,用带刺的言语遮掩自己内心的全部想法,但换个角度想想对两个能做到彼此理解通感相融的人来说这何尝不是一种相处方式与生活乐趣呢?脑洞一下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都还不忘记关心对方,都还能和谐拌嘴的画面简直......(无言形容)
或许Chuck会更喜欢与他通感时的Herc因为他们都不会再持续遮掩对彼此的感情,一切和谐,透明。
有些东西会随着时间淡化这都很现实,不可能永远停在一段记忆里。

以上皆是我的理解与脑扑,可能和你想的有区别但这是我所能理解的父子组。嘛,不论如何我相信你和我一样认为他们都默默爱着对方。
这篇我也不造会写多长,依照我的文笔和速度应该会更得很慢。学生党总是那么忙,苦笑。
最后。我这个人写文特别毛糙也请各位小伙伴多捉虫了。(。・・)ノ

 

Herc已经忘了上一次Chuck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年轻的瞳孔中散发着火山一样的热坚定得的如鹰隼,前一秒还用着要在面前的人身上烧个洞的眼光瞪着他。

Herc捏紧拳头手臂上突起的青筋在警告Chuck他现在有多生气,即使他在极力控制自己不对着儿子手脚相向但Chuck的所作所为每一处都在碰触他的愤怒神经,包括这小子现在还在用一种“我当然没错”的神态面对他父亲的训言。

如果将自己的副驾驶揍近医院而且还差一点被送进警局后都算没错的话,这里自然就没有评判是非的标准了。于是Herc还是控制不住地揪住chuck棒球服的半边衣领将其狠狠摁在墙角。

“我有告诉过你如何安分守己,不然就没资格待在这里。而你有哪天让我省心过?”

说的我好像每天都让你操碎了心一样?Chuck冷笑。

其实他也没想到平时忙到对他大多数时间都是放纵不管的父亲会特意跑来管他,所以他还应该高兴喽?以往老头子待得最多的地方是哪?某个高层的办公室?

“这里没了你也照样运转.......”

......

哦,太完美了。他被自己父亲直接否定,并被告知他没了自己也能过的很好。而他却傻乎乎的以外还可以拥有Herc的一切......

这是他们第几次这样吵架了?恐怕herc自己都记不清了吧。

Chuck脑袋撞上冰冷的墙壁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正如两年前一样,硝烟味从来没在他们中间消失过。假使某天Herc能用一点点时间哪怕那只是陪着Chuck在基地的树下坐一下午那都得让他感恩戴德.而这样不对等的关系又有什么意义存在呢?

这差点让Chuck认命地觉得自己抵着低龄的身份参军只为了能在一处大的没边的地方争取能和herc带上几分钟都是徒劳。

他的父亲现在除了失望与愤怒已经没了其他表情了,自己儿子为什么和别人打架已经不重要了。

那么他们还有交谈的必要吗?

Chuck hansen的回答是:NO.

所以接下里他使出半身的力气用脑门撞向herc的胸口,后者毫无防备吃痛接下他全部的力气,男孩的脑门也因为撞到了Herc坚硬的胸骨而红起一块,两手整着自己凌乱的衣襟,眼里的火星才随着刚刚那一下消缺一些。起伏的胸腔下的心跳却仍然激烈,节奏快得让他窒息。

“你现在还在乎什么?老头,你一点都不懂我。”

Herc一直手捂着发疼的胸口摇头,似无奈又似失望。

Chuck看了他一会,向一只受伤的小狮子眼眶泛红呜咽着。

“现在出去,我不要看见你。”

Chuck命令他,就这样再次以僵硬的气氛结束了对话,好似刚才的那段对话中犯错的不是他。

Herc已看不出这孩子的表情,他只是低下头默不作声。横沟如长河横在面前两人中间,而谁也没有想要回头看一眼河对岸的意思。若即若离不知从何时开始成为他们两生活的主旋律生活中的主旋律。他甚至在心里自责,将这个Chuck逼到这个地步是不是还在他预料之内。

他管制他,作为一个父亲他有责任教育他的男孩,作为一个父亲他心疼他的孩子,与同龄的孩子相比Chuck承受的要大的多。每次却都因为这个得不偿失......

Chuck转过身去直到听见房门被甩在门板上的声音才回头,十分钟前还嚣张跋扈的脸上不自觉的出现两行浅浅的泪痕。

那一晚当Herc拿着一瓶热好的牛奶回到Chuck的房间时除了被冷落了几小时的Max房里空无一人。他下意识地跑出门口要去找Chuck, 开门的瞬间门板上一张字迹扭曲潦草的字条格外明显。

Don`t come to me.

Herc折回屋中拿着狗饼干喂Max,眼神却仍愣愣地盯着门板上的字条。最后那道视线低了下去。

Chuck需要静静,哪怕是出去疯一晚上也好。至少他明天还可以是那个潇洒自大的小混蛋。 如果这真的是他想要的。

到了这个地步,他唯一能给Chuck的恐怕只有选择的权利。

 

自然花天酒地谈不上,但青年已经做好了买醉一宿的准备了。

他曲起两指在酒吧台上敲了声。

“喂,给我拿一瓶威士忌。”

酒保疑惑地转头,直到看清楚Chuck帽檐下青稚的脸颊才硬声调笑。

“小鬼,你觉得我这有儿童型号的威士忌吗?”

回过头,Chuck才意识到年龄差是个多么去他妈的玩意。

“Fu*k.”

“Hi,daddy issuss小鬼.你不知道胁迫他人,非法酗酒都是可以坐牢的吗?”

Chuck向门口望去那人应该庆幸他现在还没把拳头甩在他脸上。因为他一星期前才把他的前副驾驶揍近医院,并且因为与Chuck发生重大摩擦事件被PPDC永久性开除,而Chuck自然也好不到那去但也只是关禁闭,他也一直以为自己没被开除是因为他足够优秀。现在那张他所熟悉而酒气熏天的脸还是那么欠揍。

“怎么?Jones难道你对ICU更感兴趣?”

对方失笑,揽着他的脖子走出酒吧,Chuck挣扎着却还是被男人拖着到了空无一人的大街上。陌生的酒精气息沾在Chuck身上,他讨厌除了薄荷香以外的味道。

最后干脆直接抡上拳头将Jones打翻在地。

他扫兴地正要回去,身后的男人忽然大笑着。

“那帮高层的老头永远不知道一个16岁小鬼的思想世界是多么丰富。哈哈哈,小子你想着daddy的样子就像个婊子。”

Chuck现在能亲身体会到为什么电视里的反派话多到让人心烦了,包括像这样的醉鬼。

他曾经被这个人窥视到内心最肮脏的地方连同自己对Herc的幻想一并被对方挖空。也是这次他才知道机甲驾驶员中还有像Jones这样的烂人。如果这些都还能让人接受,那更改机甲数据就是特号违规操作了。凭着这点他就值得多进几次医院。

而几秒后的那几下硬拳就是理所应当的还礼了。

“闭嘴!老子不告发你可不是留着你的嘴在大街上乱吠的。”

他扯着嗓门吼道,心里却又是一揪。

“那当然,毕竟你也不想自己的那些事被抖出去吧。PPDC高层的儿子,尤里卡的准驾驶对他的父亲心存幻想甚至还差点发生关系这对某些三流媒体可是好料。”

那人扯着脸提醒,他们可还有着不能说的交易。

Chuck面色狰狞地盯着身下的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恼羞成怒或是其他什么,但他知道Jones所说就是如此现实,现实得让他愤怒。

没错他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issues泛滥的小鬼,并且弯曲地搞糟了自己与Herc的父子关系。天知道这个男孩还藏了多少事,有时候chuck恨透了这种被别人称作变态的爱,可这仍然不能改变些什么。哪怕只是在Herc面前做一个安静的乖孩子也已经不可能,他会害怕Herc过几天就会忘记还有Chuck hansen的存在。
心里的念头慢慢酝酿着,身体每个冲动因子都在警告着一定需要些什么比如酒精或是烟草之类的。

这样的促使下他再次对着地板上的人拳脚向相而后顺走了Jones的酒卡。

在能看见海岸线的街道边Chuck不断灌着酒,迷茫地看着平静的海面。没人会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Crazy kid就如同他从未被Herc发现的扭曲情感。从来没尝过的刺激感冲击他年轻大脑的感觉简直称得上疯狂。

Herc真应该看看一直以来他的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样想着一口苦酒流过喉咙冲刷着脑子最后的理智,看起来还不错的棒球服没过多久就沾满了酒味。

当他狼狈地回到房里已经是深夜了,Chuck悄悄移到Herc身边,即使步伐不稳他还是扶着墙站在门口看着Herc昏暗的侧影。Herc手枕着脑袋睡得很沉,许久不经处理的脸到现在都还布满胡渣,每次都只将一个后背留给他,这些似乎已经成了Herc的习惯。

一旁Max睁着眼看他似乎明白他的主人在想什么一样只是乖乖瞪眼。

狗是看不懂人的表情的,但这一刻Chuck的表情却全部印在了它瞪的圆亮的眼睛里。
男孩的眼神早已因为看得出神而显得迷惘,显然他已经不知所了。

将要挪到床边的手又迅速收了回来,现在他才清楚的知道自己连去拥抱自己的父亲都已经不敢,不适应了。即使有酒精的刺激告诉Chuck:这是个随心所欲的时刻,而现在他的身体却向定住了一样。

他不会像普通的小孩一样犯了错就拽着父亲衣角那般道歉,内心里的负罪感告诉他这样的感情不可原谅。想着却还是不甘心又伸出手去触碰,这会儿没过多久就连待在房里的勇气都失去了。

他原以为只要他可以站在Herc身边就一定会有勇气把心里全部的话都告诉他,现实却比电影里的生活悲剧还要现实。有时候他羡慕Max,一只听话的狗总能安然坦荡地跟在Herc身边而他却敢用坚硬的墙去面对他。

待耳边传来鼾声,他落败地逃回自己的房间。桌上的那瓶牛奶几个小时前就已经凉了,旁边还多了几包压缩饼干。Chuck看了看便直接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那晚他真的梦见Herc粗厚的掌心压着他的手背,他们一起坐在基地的槐树下整整一下午。

这次硝烟的气息没再出现,连风都柔和的不似末日。
但也就这样简简单单安静地与他度过,没有言语却过分率真透明。四周清爽怡然的感觉包裹着他,就这样一夜好梦……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