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拖延症患者

开学低产中(*´﹃`*)好想吃ds和jajp啊!!!

【Yancy/Raleigh】He came to pick me up


当raleigh从窒息的感觉中脱离出来时蓝色的天空终于包围整个世界,那个拥有一头乌黑短发的女孩正紧紧抱着他呼喊着他的名字,可脖子上越勒越紧的力气差点让他断气。

他刚刚都快看到白色的Yancy了……

“嘿,轻点……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Mako扶正Raleigh,喜极而泣地抵住他的额头再次抱住了他。生还后的喜悦以及失去亲人的悲伤印刻在了两人脑海中,永不遗忘。

可Raleigh觉得从虫洞出来后自己的心跳每一秒都在减弱,虽然表面上医生什么也检查不出来,可他们至少能断定这是异世界的病毒感染,不久后伴随着剧烈的咳嗽,血迹渐渐在嘴角淌下。

医院里的白色灯光晃得他的头更加晕,他感觉到手上有种力量揪住他紧紧不放开,却已抓不住他的灵魂。

医院里嘈杂着慌忙的医生和焦急的Mako,看着那个女孩,Raleigh如释重负他的任务终于完成了,自从决定回到PPDC的那天他就没想过会活着。

某种意义上来说Raleigh Becket已经和他的哥哥死在了阿拉斯加战役中,只不过Yancy给了他一个温柔的束缚将他留在了世上而现在这个与哥哥分开过久的小子要去找哥哥了。

Raleigh缓缓闭上双眼,脑中的记忆零散地在天上飘荡,他伸手想去抚摸谁模糊的面孔然而下一秒全部都变成了泡影,最后他被定格在他们以前的学校的雪地上。

“嘿!kid~”

熟习的声音从某处传来,Raleigh立马从雪地里跳起来,一个人从行人的遮挡中露出来。风雪在两个人之间飘个不停,稍大的男孩温柔的笑容印在Raleigh的的瞳孔中,Yancy正站在门口向他招手。

Raleigh看着这个他爱着同时也爱着他的男孩眼眶中积攒了很久的眼泪在眼角映出光亮,他向哥哥飞奔过去搂住Yancy的的腰,带着哭腔小声呢喃“你终于来接我了……”

Yancy和以前一样揉了揉那个金色的漩涡。
“小鬼多大了?又哭鼻子了哦。”

“Yancy,你个混蛋丢我在那里那么久!”

“好嘛好嘛,我们回家吧。”

稍小的孩子点了点头,Yancy牵起Raleigh的手拉着他在一片白雪皑皑中消失。

而另一个世界的心跳仪上已经被上帝画上了永久的横线,然而没有人会知道那个孩子已经在一片雪白中和哥哥一起回家了。
————————

刀子够多了先来几颗糖再说( •̀∀•́ )——(请不要在意我极差的文笔(ಥ_ಥ))

棒棒糖paly

如果说作为一小孩来说最糟心的事莫过于看着自家哥哥吃糖,而raleigh却因为长了蛀牙而被父母下令不许吃糖,起码对于正用一种哪个四岁小鬼都会的星星眼特技盯着哥哥的raleigh来说是这样。

Yancy无奈地摇了摇头,舌尖再次从薄荷味的糖果上舔过。

“Rals既然妈妈说了,我就不会再包庇你了。”

“Yance~就一口!”

好吧,Yancy承认他确实招架不住这个撒娇的小家伙了。

“好吧,就给你舔几口。前提是你不建议上面的口水。”
“啊呜~”

然而raleigh一点都不建议上面晶亮的口水直接将棒棒糖含入口中,薄荷丝丝的凉意与糖清香的甜味慢慢化开,raleigh的两腮被一口糖塞得满满的,露出一脸幸福的笑容。

哦天呐!Yancy看着弟弟内心在呐喊,他可爱的笑容就快将他甜化了。有时觉得小家伙跟个跟屁虫一样挺烦的,有时却又因为看见他独自一人找不到自己的可怜模样而心疼……

阳光下较大的孩子扯着棒棒糖的棍子轻轻将那张含着糖的脸拉进,慢慢地贴了上去就像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一样。

Yancy将糖棍歪向一边将舌头伸入了小raleigh的口中和他一起舔着那颗丝甜的糖果,raleigh却只是在喉咙里轻声笑着,因为这感觉让他莫名有些痒。

后来Yancy才意识到raleigh嘴中的糖一直是最甜的,同时他的弟弟也这么想。但是幼小的他们都不知道,在那一瞬间的双唇触碰时他们的初吻已经献给了彼此。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