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拖延症患者

开学低产中(*´﹃`*)好想吃ds和jajp啊!!!

情人节的狗粮

情人节狗粮
过情人节怎么能少了狗粮呢( •̀∀•́ )【欢脱】大家情人节快乐~
狗粮成分:云亮  铠陵  约策   狄芳
各种梗注意避雷(๑•ั็ω•็ั๑)

1.
自那桃树下邂逅某位仙君后少年将军便一直对他念念不忘。睁眼闭眼见只剩灼灼桃花自他身边落下的美妙场景,眼下久经沙场的将军竟也不知该如何向他表明心意。
赵云渐渐望向繁华的窗外,情人节这天街上总是如此热闹,视线周转间不一会停留在了某个被挂在树梢上的红色绣球上。
一日仙君在桃树上把玩着一对红线丝剪刀在一旁咔哧作响时,他总算注意到了旁边枝干上被一条蓝色发带系着的绣球。
纸下一句简单的情话却勾起了他心中的阵阵涟漪。
诸葛亮轻柔地抚了抚那对红线丝,将剪刀扔得老远,口中喃喃着什么。
“看来本君和他的情分终是无法剪断啊。罢了,一切随它去吧。”

2.
高长恭一直认为铠在感情问题上可以算得上十分地木了,然而这次也再度刷新了他对这一点的认识。
情人节这天他看着街道上如同作秀的男女们厌烦不已,所以早早睡下。心里却把某个他喜欢着的人骂了个遍。
然而正当他去了外衣睡意渐浓时,突然被某个巨大的力量抱起夹在了什么地方。当他露出睁开眼时才看清他的恋人正以一个非常尴尬的姿势抱着他在城墙上不停穿梭。
“喂!放我下来!”
“嗯?”
铠又看了他一眼不再理会,手下又缩紧了些。
“混蛋!”
高长恭就这样穿着单薄的衣衫一路颠簸着,直到被他抱到了最高的城楼顶上。
两人坐着未言片语,一开始高长恭坐在和他离得很远的地方,可城墙高深且风又大他也没穿几件衣服不由地向一旁的铠越靠越近。向从他那获取到一丝丝暖意。
高长恭这才明白过来这小子就是故意的!才带他来这种二月天里风最大的地方!以前一直以为他对于情感根本就是一片空白何曾想反到被他套路了。
铠瞟了他一眼,目光柔和地落在他单薄的身上,拉着他的手让他坐在自己前面,一双大手从后面紧紧抱住了他。
高长恭一阵面红耳赤,堪比天上绚烂彤红的烟火。过了一会开口他开口道。
“你带我来这里究竟想干嘛?”
“看烟花。”
明明这几个字可以说得很有情趣从他口中说出却像欠了他几百万银子一样。
高长恭冷哼一声想说他点什么,可不一会就被他挑起下巴往后送去,两片唇瓣厮磨在一起纠缠着,高长恭几次想咬他却被他深入的舌头弄得软了身子,反抗不得唯有接受这炽热的一吻。
松嘴后面前的人早已倒在了铠的怀中喘着粗气,眼神朦胧地看着在烟火,受起了杀气的他倒显得文雅了不少。
铠在后面把玩着他的头发,终于在他的发上悄悄别上了一枚花针。

3.
“哥哥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就算是情人节这也不是你不吃蔬菜的理由。”
玄策嫌弃地看了看青绿的蔬菜,张口要哥哥喂他,守约也甚是无奈有这么个任性的弟弟真是让他不知该怎么教育。
只好一勺一勺地将蔬菜给他喂进去。
当然到最后这小家伙没吃几口就拉着他跑到了大街上。
“玄策你要带我去哪?”
“过情人节啊~”
跑在前面的少年露出笑容,一路拉着他到许愿树下。也不知是谁告诉他的每年在树下许下一个心愿便会实现。
两人将写有关键词的福条抛到树上。玄策突然抱住了守约一脸坏笑地问。
“哥哥刚才许了什么愿望?”
“小傻瓜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哥哥告诉我嘛,哥哥~”
可任凭玄策怎么在他怀里乱蹭他皆是笑着揉着他后脑勺的红发,没有说出一点。最后玄策被他气呼呼地抱回家继续面对蔬菜。
玄策一直没知道守约在上面写了“约定”二字,这是守约对他的约定,这会一直持续下去。

4.
新的一年李元芳又没有拿到他的年末奖金,对于狄仁杰克扣员工奖金这一事件向上面投诉多少次也没有用……
所以这次李元芳干脆不打算询问他了直接到他的办公室拿!工!资!因为狄仁杰不发工资给他他现在连糖葫芦都买不起了好吗?
然而这场去上司办公室盗窃工资肯定不会一帆风顺,某个角度来说他已经失败了。因为他威风凛凛的狄大人此刻正在门外看着某只在他桌面乱翻的小耗子。
“哈哈哈,大人你桌子乱了我给你清理一下。”
“哦,是吗?”
然而狄仁杰眼睛里流露出了“我已经看穿一切”。
李云芳觉得三十六计走为上正想从大门马上遛走,凭他矮小的身躯应该没问题。
可还是被某人伸出的脚绊了个咧阶,跌跌撞撞地撞了上去。
狄仁杰扶住他,哼小笑几声道。
“想要工资?那你可以搜身啊,就在我身上。”
李云芳敢肯定这次是他要工资最失败的一次,因为他的狄大人手已经不知往哪里搁着。

评论(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