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拖延症患者

最近要准备月考估计会淡圈一段时间(-ι_- )

【约策】同居三十问——4

4.一方的起床气

“玄策,玄策起来了!”

一大早守约系着围布敲了敲房门,间没有动静便开门进去。

门被推开的响声似乎吵到了正在梦里大快朵颐吃肉的玄策,嘴边还挂着晶莹的哈喇子。

“玄策!百里玄策!”

守约喊了几次后他终于有了些许动静,但依然没有半点想起来的意思。

“唔……”

一看就是昨晚又偷偷打游戏了!

对于自己又在赖床的弟弟守约认为绝对要帮他改掉这个坏毛病。

玄策现在大概还不知道他亲爱的老哥正在他的面前怒气冲冲的,下一秒就掀开了他的被子。粉嫩的肌肤马上就和微冷的空气来了个亲密接触。

“起来了!”

玄策炸了个毛,耳朵耷拉下来;马上就又缩成一团依然没有睁眼却向旁边的被子移去,抓住被角就又裹成了一团继续睡。

“再不起来今早的鸡腿就取消了哦。”

耳边传来某种不好的消息,似乎是哥哥要剥夺他吃肉的权利利。

这下玄策才算是挣了眼,转了个身砸吧砸吧嘴,肉嘟嘟的脸颊也跟着动了两下。眼睛不自觉瞟向床头柜旁的闹钟。

玄策不耐烦地地打了会哈欠,严重缺乏睡眠的他被人吵醒后就很不高兴了。

“哈欠……哥哥起那么早干嘛啊……来,继续,睡——”

说着玄策打开被子,一把拉住守约的胳膊,毫无防备的守约就这样再次躺倒了床上……

有了哥哥的臂膀后玄策就放开了柔软的枕头,枕在了守约胳膊上,身下细嫩的腿也不自觉搭在了守约的

晴天白日温暖的阳光在此刻也变得如此暧昧,明明都已经是秋天了但守约此刻也冒了半层薄汗。

玄策却还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差点把火点起来了,还继续在自家哥哥身上无赖似地撒娇,蹭了蹭守约的胸膛,埋在了里面这对他来说暖和多了,守约身上带着淡淡的清香和炸鸡的味道。

玄策比以前重了不少,以至于守约想抱起他却被他环住腰,压的死死的。

“嗯……好香。哥哥有给我做鸡腿吧。”

一说到鸡腿守约才想起什么,比如厨房里的炸鸡,准确地说是玄策的早饭。

“嗯?鸡腿?等等!不好……要糊了!”

“啊?我的早饭!”

一说到肉玄策终于从守约身上跳了下来,首当其冲第一个跑去厨房。也顾不得穿鞋了,赤着脚巴塔巴塔就跑了出去。

这家伙又不穿鞋是想感冒吗?守约想着就忍不住叫住他。

“玄策!穿好鞋再去!”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