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仙—拖延症患者

最近要准备月考估计会淡圈一段时间(-ι_- )

【超岱】弟弟养成记

二.

犹记得那一年园中的梨花开得正好……

头戴毡帽的男孩站在树下,盯着树上鸟窝的眼睛清澈无比像那树上的梨花一样纯洁,内心却已经开始打好了自己邪恶的小算盘。

他一跃而上爬到了树梢上找了个粗壮的树枝坐下,一双小手就开始往旁边的树枝上的鸟窝里摸。

不一会男孩的怀中就多了几个鸟蛋。家道中落时每次都是他上树摸几个鸟蛋回来煮了吃他和母亲才勉强解决温饱问题,可母亲每每见他捧着一窝的蛋回来时却总是训斥他,却又不得不吃。

等男孩想要下树时,正看到一袭白衣的少年在树下练功他的头发被束在脑后,白玉一样的面容显得更加英气。他每挥出一拳都带着风,看着年纪不大却有与年岁不符的力气和非同寻常的武功。

男孩有一瞬看呆了,抓住树枝的右手不轻易间收了力气,身子不稳地慌了慌栽了下来。正当他以为会向上一次一样摔个狗啃泥时却掉入了白衣少年的怀抱中。

男孩慢慢睁开眼瞧了瞧四周,察觉到了抱着自己的那人开心地用毛绒绒的脑袋在少年的白衣上蹭了蹭。

“大哥哥好厉害啊!谢谢你救了小岱,小岱把鸟蛋分你一个吧!”

奶声奶气地说着就举起鸟蛋晃了晃。

少年立马放下了他,脸色都黑了转身就要走。

“大哥哥别走啊,带上我吧我迷路了这可真大啊。”

“大哥哥叫什么名字啊?我还没好好谢你呢……”

一路上那个自称马岱的男孩唠叨个不停看到的一切都想见了宝一样,但最让他觉得最宝贵的还是这个“大哥哥”了。嘻嘻……

等到了马家大厅母亲已经在一旁等他了,马岱放开抓着马超的手向母亲奔去。

坐在正中的马腾见了他道。

“超儿这是你的姨妈和堂弟马岱……”

那天他和他相遇,马超从父亲口中得知马岱的父亲在一场战争中下落不明父亲念在同为一族便收留了他们。

“你是哥哥,要照顾好小岱……过几天教他习字吧。”

马超应下退了出去,马岱见马超要走又跟了上去。马腾暗叹两人刚见面感情就那么好啊,本来还担心马超会不适应的。(其实刚开始本来就不适应)

“原来大哥哥就是小岱的堂哥啊。小岱有哥哥了,好开心呼呼~”

马超不语,马岱一直跟着等到了校场旁他冷声丢下一句。

“别跟着我!”

凌厉的眼睛把马岱吓得一颤,眼睛立马就水汪汪的,委委屈屈得噘嘴。

这一幕让他想起了几年前最后见到父亲时,父亲也是说出了同样的话语不禁泪如泉涌。

“呜呜……”

“……”

马超最应付不来的就是“哭”。见他哭就慌了,刚才的怂气也退了下去。一旁的下人路过见了也闲言碎语起来。

马超终于受不了了,蹲下身子别扭地抹掉马岱脸上的眼泪。放缓了声音。

“好了,别哭了。走吧。”

意外的无奈和温柔在马岱看来是无比的安全。

马岱见状抓住马超的衣角,擦了擦红红的脸颊。

马超带着他向校场的另一边走去,今天士兵们没看见马超过来表示很奇怪。

唉,因为半天时间他就又多了一个弟弟啊……

评论

热度(14)